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柳岸】我的母亲(散文)

时间:2021-09-13 11:32 来源: 作者: 点击:

每到春暖花开的时节,不由自主走回几十年前的记忆。使我又想起母亲的为人处事和曾经很多点滴。   我七岁离开上海,跟随父母去了山东泰安某乡村,岁月匆匆一晃走过几十年,回味往事记忆犹新。   父母都是中医针灸医生,母亲是地地道道的上海城里人,来到乡下响应了毛主席的“把医疗卫生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在乡村当了赤脚医生,这一干就是十五年。和那里的乡民亲如一家,没有半点城里人的样子,为了随乡随俗,她的穿戴与那里乡民没啥两样,与那里乡民结下深厚的感情。哪家有病人,哪家就有她。   父亲在一次出诊的路上不幸遇难。母亲得知后当场昏了过去。父亲安葬后休息几天,依然背起药箱出现在乡村小小的医务室里。   那个年代农村衣服鞋子都靠自己做,而母亲城里人不会做,有空余时间就跟当地农妇学做针线活。   由于爷爷奶奶死得早,母亲没当过媳妇,但她是个好嫂子,我有两个姑妈,一个大伯早已结婚生子,在我们下放到乡下前,两个姑妈已经出嫁。记得姑妈们来我家没钱买肉,她就是把还没长大地童子鸡给杀了。   母亲不会杀鸡,因为家里经常有看病的光顾,所以就请来针灸的病人帮忙杀鸡。   为这事我对母亲的意见很大,那鸡还没长成,只有一斤多一点,我非常心疼。由于母亲整天在医务室忙活,没有上下班时间,更没有双休日休息,根本顾不上家,家务事都是我姐姐们在做,鸡也是她们养的。   只要母亲进家,病人就随之到家。而且吃饭时间都格外得忙活,难得吃过一顿安稳饭。只要病人有所好转,她比病人都喜欢。哪怕再苦再累,留给病人的永远是笑脸。   我睡觉的床,也经常被母亲征用。贫穷的年代没有衣服换洗,北方人不太喜欢洗澡,所以容易长虱子,母亲从来不管这些。虱子掉在我床上留下种子,弄得我也有了虱子。   曾记得有一次,我起床后把垫被、被子都卷起来另放别处。心想这回虱子掉不到我被子上了。我正在得意,家里又来了病人,母亲瞪了我一眼,不动声色地找出我藏的垫被、被子依然给病人铺垫上。   当时对她意见甭提多大了。病人走后她板着脸狠狠地训了我一顿,从来没见过她发过那么大的脾气。我不服气顶了嘴,那时父亲已经不在,见母亲生气地哭了,我好生后悔。从那,再也不敢把床上的被子抱走了。   每天晚上她都忙到十多点钟,母亲和那里的父老乡亲结下深厚的感情。没人能看得出她是上海大都市的人。只是上海口音一直改不过来,她的山东话里夹杂着很浓的上海口音。   上海的姨妈、舅舅得知父亲已经离世,几次写信让母亲回上海,想让母亲再婚,工作已经安排好。她没加思索就回信拒绝。也许是不舍村里的父老乡亲,舍不得离开我们。   母亲话不多,为人非常实在。在那个医疗条件非常差的年代,母亲在那一带知名度非常高。那时交通又不方便,离我家十里二十里的病人也来找母亲看病,到了午餐时间病人经常在我家吃饭,姐姐们为此也多忙活了不少。   人心都是肉长的,有时病人过意不去,见我的鞋露着脚趾头,病人就给我做双鞋,还帮母亲缝棉被,那时的棉被洗后都要缝起来。母亲执意要给钱,病人怎可能收?因为母亲从来不收病人的钱。遇见这种事儿总是把母亲感激的热泪盈眶。   落实政策回到上海退休后,在那个小区依然给病人针灸。由于这样,母亲在那个小区人缘儿非常好。   记得有一次我去看望母亲,不小心她把脚崴了,隔壁有位八十多岁老太腿脚不便,每次都是母亲出去买菜帮她把每天的菜和生活用品带回来。母亲去不了了,让我去隔壁老太那里看看,问她是否要买点啥。   得知这桩事后母亲的善良,着实感动了我,听母亲说老太年轻时就守寡,就一个儿子常年在外地工作。孙子是她一手带大,而后和孙子一起过,后来孙子出国留学,就剩下老太一个人。那个年代没有外卖,更没有快递。当时母亲六十来岁,母亲一直照顾着她。   在母亲的叮嘱下,我来到老太家敲响她家的门。老太步履蹒跚地来给我开了门,问我你妈呢?我说明来由和情况,老太眼睛湿润着叨念着,你妈好人呐……多亏你妈照顾着我,要不也许我早就走了。并要我帮她再买些面条和青菜等。   岁月匆匆,转眼都成了往事,母亲的为人是我学习的榜样。记得她经常说的几句话,能帮就帮人一把。要记人家的好,别记人家的不足。忘记背后,努力眼前,向着标杆直跑。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