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菊韵】走进蒲松龄故里(散文)

时间:2021-11-02 13:36 来源: 作者: 点击: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年春节,山东临沂的战友来信,邀请我到淄博市淄川区游览蒲松龄先生的故里。   正月初五日,我们一行迎着春风,走向距蒲家庄百步之遥的聊斋艺术陈列馆。一路上,我回忆着有关淄川的历史和蒲松龄先生的生平。   淄川古称殷阳,是历史悠久的名城。汉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在此设县。因濒临淄水,隋?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取名淄川县。城东南方有道教名山——簧山。道教祖师鬼谷子曽在此隐居授徒,苏秦、张仪、孙膑等皆出之门下。东汉经学家郑玄也在此建院讲学,至今留有“郑工书院”遗迹。宋代范仲淹结庐于此,以涧中青石制成“范公砚”,传为文人的珍藏之物。女词人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曽在此做过两年太守。淄川这片土地满目青山秀水,土地上沉淀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养育出像蒲松龄这样的中华文化名人。蒲松龄、字留仙,又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蒲公生于明朝崇祯十三年,卒于清康熙五十四年。蒲公性颖慧,少年文冠一时,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十九岁应童子试,"以县、府、道第一补博士弟子员"闻名县里。但自此以后屡试不第,一生秉性耿直,愤世嫉俗、直到71岁的古稀之年,才被授为"岁贡生"。穷途潦倒,不得已以舌耕为生,当了50年教书匠。古人云:“文章憎命达”“诗穷而后工”。或许正是因为蒲公一生落魄,自谓“半饥半饱清闲客,无锁无枷自在囚”,深切地体验过民生的疾苦与人世的艰危,才玉成了他的文学事业,令他的那部亦真亦幻的奇书《聊斋志异》成为我国古代短篇小说的巅峰之作……   聊斋艺术馆是一座前馆后园,玲珑别致的建筑。占地20余亩,景观30多处,是蒲家庄村民自发筹资百万元于1990年建成、寄托着家乡人民对这位播名海内外的蒲氏先贤的崇敬缅怀。馆门外两只依门相对的石狐,箕据于青石座上,媚态可鞠,好像在迎接远道而来的游客。“狐仙园”里景观扑面,那些名为“豆棚瓜架”“拥翠亭”“护红石”“留仙桥”“清虚园”等,都与蒲公的生活和小说意境相关相连。人行其中似乎穿行于幻丽的仙境和幽冥的世界。我一边观赏一边思索:蒲公的小说魅力,也许正在于打通了人世与冥界,人类与自然万物之间的厚重壁垒,笔锋在两界之间自如往来。任情挥洒,令花木妖狐皆成人性,而将人间的丑类榨出森森鬼气,由此表达出作家对于世道人心的感悟。   在闻名遐迩的“柳泉”旁,导游娓娓讲述当年的蒲公如何在这古井上设茶招待来往过客,索要故事的生动情景。在翠柏环绕蒲公长眠的青冢下,向导给我们介绍“文革”中有歹人发掘蒲公墓,却没有发现墓里有一粒奇珍异宝。一身清贫的聊斋先生在入土时只有枕下一部书,身边一管烟袋,几枚印章而已。这位生于草野的文学大师,的确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唯一不能忘怀的仍是清理目睹的民间百姓疾苦。   蒲家庄是一座幽静古朴的庭院,一处保存着古朴风格的旧式村落。村街曲折有致,青石铺地,宽约丈许。两侧的民房多为坯墙。木格窗棂,麦草粘顶,保持着蒲公故里旧貌。进蒲家庄东门不多远,便来到蒲公的旧居。已经建为蒲松龄纪念馆。馆内院落相衔,青砖月门,竹棚花架,藤绕影壁。虽无富丽堂皇之态,但比起蒲公在世时气派多了。蒲公斋房门楣上悬挂着郭沫若题写的匾额“蒲松龄故居”。院里山石水池,相映成趣。南院有平房两间,旧称“磊轩”,是以蒲松龄长子蒲箸的字命之。西院是新建的陈列室,摆着蒲氏家谱、蒲公手迹和其多种著述。北院三间房屋,为蒲松龄的诞生处和他的书房"聊斋"室内陈列着蒲公74岁时的画像:蒲公眉头紧锁,像在思索下一篇文章;蒲公手捋胡须,好像在感悟人生百态;蒲公嘴唇上扬,好像在对自己的一生感到满足……斋房内阴冷凄清,一张老式书桌,残漆斑驳不见原色,案上一盏油灯,几件笔砚。这方石砚研不断磨出墨汁,汇聚成了《聊斋志异》那深刻绵长的文字,活化出一个个鬼狐栩栩如生的形象,《聊斋》这部传世之作就诞生于此书桌上。有后人评《聊斋》说:“独是子夜荧荧,灯昏欲蕊;萧斋瑟瑟,寒冷凝冰。集腋成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蒲松龄74岁时妻子刘氏因病去世。老年丧妻的蒲公愁肠百结,悲痛欲绝,倍感人生苦短。76岁的蒲松龄先生竟然在此,坐死于床上。   我们一行穿过狐仙园、石隐园、聊斋宫、满井寺、观狐园,走出蒲松龄先生旧居。我心中涌起团团敬佩,我深深敬仰这位一生清贫却时时系念国运民瘼,不懈写作的先贤文人。当时我就想到,我不是作家,也同蒲公一样是个教小学生的平凡人,虽然我也没有蒲公那样的才华,但是我要学习和继承蒲公的精神,不管在任何境遇里,任何条件下都要尽力写出一些有益于国家和民族大众的文字。   告别山东战友,我回到家乡继续从事教学与写作的事业。利用寒暑假日和业余时间,向蒲松龄先生那样深入村组,与高龄老人交流,搜集了本地的大量的民间传说故事,也挖掘到许多当地许多的历史文化资料。2010年退休后,我一边自力攻读诗词格律,一边整理编写我搜集的资料。几乎每天都要像蒲松龄先生那样坐在昏灯矮桌上坚持写作。2017年6月,我的左脚在农安合作社搞义务文化活动时意外受伤,对身体打击特大,家人和许多友人都劝我不要写作了,但是我一想到我在蒲松龄故里立下的决心,就精神振作起来,还是坚持每天写作二三千字左右。“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每当困难之时,我就想起“求人不如求自己”的古训。我就想起曹雪芹在“举家食粥酒常赊”的环境里,苦心创作出《红楼梦》;我就想起吴承恩晚年流寓南京,靠卖文补贴家用,这样的日子里还写出名著《西游记》,我特别想起在大路边求人索要故事,艰苦创作出《聊斋志异》的蒲松龄先生。我以这些文学巨匠的精神行为作榜样,忘怀得失,“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草居危房,箪食瓢饮,学着那个聊斋老人,清淡度日,疾书文字,以乐其志以富精神。先后写出《金口三言》,《金口摆谱》《潜龙井》《我村往年那些事》等几部长短篇小说,算是给家乡留下了一份美好的心情,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了一点更多的纪念。   逾越古稀之后的每一天,我更是把蒲松龄先贤当做楷模,每天都要坚持写作。两年来,我用搜集得来的当地历史资料,除写成故事外,还先后相继写出《激战石板岭》《贺龙脚印》《奇袭龙塘铺》《风流女儿寨》《凤头大姐》《智取汪家营》《铁拳平乱》等多部剧本。这也算是我学习聊斋老人的一点行动吧!   (附注:文中的一些环境事物都是当年蒲公故里的一些情形,如今发展了,一定变化很大。因此不能与现在的面貌作对应。)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