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杨柳】穆斯林的葬礼(作品赏析)

时间:2021-11-08 22:15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本好书,一个故事,一段人生;   酌一杯淡雅清茶,掀一页墨香卷首;   憩一个慵懒午后,享一刻幸福生活;   追寻,不过如此。   天上,新月朦胧;   地上,琴声飘渺;   天地之间,久久地回荡着这琴声,如清泉淙淙,如细语呢喃,如春蚕吐丝,如孤雁盘旋......   三十几年过去了,再一次站立于这座宅院门前,她的手竟然颤抖到无法抓住门上的圆形铁环,是不敢?还是激动?时光真是咄咄逼人的利剑,离开时是满头青丝的曼妙女子,再回来早已变成银丝凛凛的老妇,门后的世界是一如熟悉的从前还是另一番景象,门外的人不知,门内的人感知。   终于,鼓足了勇气推开这扇隔着两个世界的大门。   疑惑引着我走进这扇神秘大门,一踏足,便再停不下来,门后那曲折回转的命运之路,青春挣扎的黎明曙光,荏苒流转的岁月变迁,凄凉绝望的爱意真情,神秘繁杂的回族礼仪,玲珑剔透的玉器真品再难忘怀。   这是一个与玉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穆斯林(回族人民的统称)家族,经历年代动荡,饱受流离失所,感知岁月洗礼,从平淡走向辉煌,从巅峰走向衰败,三代人在“博雅宅”内的命运沉浮,荡气回肠,跌宕起伏,随着人生脚步的推进而使人悲喜交加,久久回味。   在这座普通的名为奇珍斋的作坊里居住着以制作玉器这粗重的活养家糊口的回回梁亦清一家,手艺精湛巧妙,勾画如丝如织,但成品却被京城玉器行当大买卖人蒲绶昌低价收购,而后高价转卖,蒲老板借着梁亦清的手艺赚得盆满钵满,梁亦清不眼红不争价,日日恪守着回回名族“人世福分深浅是为主的祥助,人不和命争”的信仰,老实本分的在大京城汉族人群体中立居,因为和汉族信仰的不同,且数量稀少,聚居涣散,因而有种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某个午后,偶遇向真主朝拜的回回流浪少儿,遂收其为徒,后更名为韩子奇,所有手艺无一余留传授,因独特的天资和喜爱将师傅的手艺在短短几年内学习的炉火纯青,更胜一筹,因为是孤儿,因为流淌着一样的回族血液,梁亦清待他如两个女儿一般疼爱,时间就这样在其乐融融间流逝。   一次偶然,在耗时三年的郑和下西洋航海玉器制作结尾,梁亦清因倾尽心血而在郑和眼睛上点最后一笔时,吐血身亡,那一笔是梁亦清所有雕刻磨棱的升华,郑和的眼睛望向汪洋大海,神情坚定、深邃有力,然后,就这刹那间,阴阳两隔,玉作灰色暗淡,从此,“奇珍斋”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韩子奇成长为精壮的回族青年,担负着对师傅的交代,娶了师傅的大女儿,支起了整个家庭的脊梁,凭靠手艺和学来的买卖经将奇珍斋重新整顿,并购置了被世人称为“玉魔”老先生的住所“博雅宅”,创造了玉器届的一世繁华,二十年后因社会动荡,战争来袭,韩子奇携带玉器远离家乡远走国外,奇珍斋从此走向衰败,韩子奇和太太及一双儿女还有韩太太的妹妹之间的纠葛命运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若不是这场战争,所有人都会依旧,若不是这场战争,生活波澜不惊的流逝,若不是这场战争,追寻内心自由的声音不会发出,一切,因战争,改变了。   儿子是浩瀚星空下的一颗新星,女儿是苍茫夜空里的一弯新月,新星黯然失色了,新月垂然落幕了,追随那弯月,奇珍斋一代传奇的斋主,垂垂老矣,休眠雨夜。   这个充满色彩的穆斯林家族,三代人的坟冢在夜色里忽隐忽现。   故事结束了,人生谢幕了,曲回的经历使我难以平复内心的暗流涌动,年少时经历的苦难和拼搏而暗生敬佩,年长时对自由情感的追溯而触碰悸动,年老时失去至亲惶恐绝望而心疼感伤;穆斯林的朝拜文化,穆斯林的婚嫁礼仪,穆斯林的葬礼阵势使我对这个名族有了除清真寺、小圆帽以外更触碰灵魂的了解。   品一段故事,感一世情缘,体一段人生,随着《穆斯林的葬礼》走进一个家族,走进一个民族。      最近重新翻阅佳作,内心有更深层的感悟,《穆斯林的葬礼》是著名作家霍达于1987年创作,于1991年荣获茅盾文学奖,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