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宁静?暖】守候琴声(散文)

时间:2021-11-24 07:45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   在雪花纷飞的湖畔,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人们仿佛看到了一台旧钢琴上,黑白琴键在灵活地跳着娉婷的舞蹈。这些轻盈的音符如精灵一般悠荡在洁白的雪花中,轻轻地飘落到幽蓝的湖面上。湖面平如镜子,毫无波澜,又如蓝宝石一般镶嵌在白色的大地上,雪花簌簌地往下落,很快就消融了。整个世界一片寂静,除了这空灵的琴声……   厚厚的积雪被人踩出一串脚印,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摇曳的红色裙摆像火一样燃烧在银装素裹的天地间,那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在款款走来。看她寻寻觅觅的样子,兴许是被琴声所吸引。女孩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那忧郁而深沉的眼神,令人顿生怜爱之心。听到琴声的那一刻,她的眼神里顿时有了灵光,但是弹琴的人在何处?在那熟悉的小木屋?不可能!女孩听得入迷了,琴声让她忘记了一切,她仿佛又听到了那曾经熟悉的旋律。她漫步在这片冰雪世界里,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听着……这是恩师弹过的曲子。热泪不禁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雪依然在下,落在了女孩乌黑的长发上,落在了红色的长裙上,落在了她那如蝶翼般的睫毛上。不知过了多久,雪已经盖住了女孩的脚背,她像一座雕塑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不声不语。琴声依旧萦绕在她的耳畔,跳动的音符仿佛春日里嘤嗡的小蜜蜂飞向了女孩,围绕着她飞舞着,跳跃着,女孩欣喜地伸出双手,这些黑色的音符像小燕子一样停在她的指尖,停留了片刻后,便再次飞回到钢琴上。女孩感觉到这架钢琴有着特殊的魔力,是它发出这美妙的声音将她吸引而来。她的心一点一点地被拨动,她想要移动自己的双脚。于是,她吃力地从积雪里抽出一只脚,向前迈了一步,再抽出另一只脚,又向前迈了一步,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但是内心却十分坚定,终于来到了那间熟悉的小木屋前。这是倪老师的湖畔音乐室,难道老师还活着?她欣喜地敲了敲小木屋的门。   透过门缝看见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妇人正在弹奏美妙的钢琴曲。那琴声时而那么婉转悠扬,时而那么激情澎湃,似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着女孩柔弱的心扉。   “怎么不是倪老师?”她在心里犯着嘀咕。听着这“似曾相识”的琴声,联想到敬爱的倪老师,她心潮澎湃,眼前浮现了自己不幸的画面……      二   这个女孩叫李静姝,是我的中学校友,曾有过一段不幸的童年。小时候父亲一次车祸意外丧生,母亲一时想不开,跳井而亡,留下一个年迈的奶奶与她相依为命。   小静姝从小就很懂事,非常勤劳,家里家外什么活都干,一双稚嫩的肩膀很早就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学会了打猪草、种菜、砍柴,学会了洗衣、做饭,总之学会了大人的大部分农活……   她尝尽了人间的辛酸,在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下,她上了高中,每天挑灯夜读,准备迎接能够改变她命运的高考。可谁曾想在高二那年,奶奶却溘然离世。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她送走了奶奶,忍着悲痛继续学习。读高中时住校,以前奶奶在的时候每个周末都要回家干活。现在奶奶已经去了,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令她伤痛的家。教别的班音乐的倪老师为她找了一个在学校厨房洗碗的差事,每个月也能挣上几百元,加上食堂提供免费的午餐。   这个洗碗的活一般只能在午休时间干。别的同学吃完饭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可她还要去洗碗。每天中午都要洗几百个碗,只要一坐下来,就是一个多小时,这些碗要洗得干干净净,用清水清洗了之后,要求“一尘不染”。与她一起在厨房里打工的叔叔阿姨们都非常佩服她,她做事时还不忘学习,有时边洗碗边背着英语单词。   有一次一不留神,手上的碗一滑,摔了下去,砰的一声,她赶忙用手一接,结果碎片划破了右手中指,殷红的鲜血汩汩地往外流,瞬间染红了水池。大家都让她不要洗了,回去包扎一下,可是她不听,她觉得拿着食堂给了她的工资,就要把活干好,并且要赔几个撞破的碗。   这个伤口实在有点深,足有两公分,只有用手紧紧地捏住伤口才能止血,一旦松开血又往外冒。为了把活干完,她解下鞋带,从围裙上撕下一块破布,请一位阿姨将她受伤的中指紧紧地包住,然后继续干活。这种疼痛只要是有过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仿佛小鸡在伤口里啄食一般。当她洗完规定的最后一个碗的时候,打开包着的布一看,水已经将伤口浸白。   过了两天手指发炎了,伤口开始红肿,逐渐化脓。她仍要坚持干活,被倪老师阻止了,带她在校医那里清洗了伤口,进行了消炎处理。还算处理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这之后的好长时间,倪老师不让她去洗碗,没有生活费时,她便资助她,直到大学毕业。   李静姝就是这么一个倔强的女孩。可能许多同龄女孩在家里都是“金枝玉叶”,可是她不是,她是路边一棵小草,任凭风吹雨打总能坚强地站起来。   小时候一直喜爱音乐,特别喜欢听人弹钢琴,多么想也来弹一曲啊!这个愿望直到与倪老师在湖边的一次邂逅才得以实现。那天就在这个湖边的小木屋里,倪老现发现静姝很有音乐天赋,便开始教她弹钢琴,经常利用课外时间义务地辅导她。其实,从这一天起,她们才开始认识,原来她们在同一所学校里,一位是老师,一个是学生。   在倪老师的帮助与鼓励下,静姝如愿地考上音乐学院。   她在大学同样过着勤工俭学的日子,倪老师一如既往地资助她,大学毕业后回到了母校教书,竟然与倪老师成了同事,私下里她们亲如母女。   命运多舛,静姝的命中似乎总是悲喜交加,这次也不例外。没想到对她如同母亲的倪老师就在这个冬季,因肝癌晚期不幸去世了。这件事如同晴天霹雳,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她变得精神恍惚,穿着过17岁生日时倪老师送给她的红裙子,到湖畔散心,希望找回昔日那段温馨的静谧时光。几年前在那个春日迟迟的下午,她就在这个湖畔听倪老师弹琴,从此爱上了音乐。这琴声是多么熟悉,多么温馨。难道是倪老师还活着?……不可能!      三   “倪老师,是你吗?”她激动得嗓子有点嘶哑。   她站在门外,心怦怦直跳,一切都是那么熟稔。门吱嘎一声,开了。可是里面不是倪老师,开门的真是一位老妇人。   “请问,奶奶,我能弹一曲吗?”她有点失望,看到此情此景双手有点情不自禁。   老人点点头。   她看着似乎还在跳动的琴键,坐下来,双手很自然地抚上去,顿时,琴键在她的弹奏下,变得更灵活,钢琴仿佛是得到了滋养的枯木,瞬间有了新的生命,伴随着弹奏的曲子,那些跳动的音符更加有活力。   静姝忘情地弹奏着,忘记了自己置身于这冰冷的湖畔,忘记了自己的苦楚,忘记了自己将去往何处,也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她十分投入地演奏着一曲又一曲,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春日迟迟的画面:暖阳懒洋洋地照着清澈的湖水,葱郁的森林,在绿草如茵的湖畔周围,莺歌燕舞。湖边的小屋里一组美妙的音乐如袅袅炊烟冉冉升起。而她沐浴在这柔和的春光里,既温暖又幸福……   “你是倪小红的学生吧?”老人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的思绪,也打断了她的弹奏,琴声戛然而止。静姝愣了一下,蓦然看到她那温和的眼神,让人有种非常想亲近的感觉。   “是的,您是?”静姝有些疑惑。   “我是她的母亲,我想用余生为她守候这间小屋!小屋在,她就在!”老妇人慈眉含泪,但说话的语气却那么坚定,“跟我走吧,孩子!”说着,她伸出手要来牵起静姝。静姝眉头紧锁,用力地咬着嘴唇,犹豫着,不愿离去。老妇人便主动拉起她的手说:“女儿经常提到你——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静姝被老妇人牵着慢慢地离开小木屋,远离湖畔。尽管已经离钢琴越来越远,但美妙的琴声仿佛仍在继续,她频频回头,无法割舍那湖畔的琴声和那间小木屋。内心的不舍与无奈在痛苦地交织着,以至于如何跟着老妇人走到一间小房子里,她全然不知。   她细细打量着屋里的一切,这间小屋精巧别致,客厅里面放着一把藤制摇椅,一条灰色天鹅绒的毯子搭在椅子的靠背上,椅子的面前正对着温暖的壁炉,壁炉里的火苗正在熊熊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让人感受到阵阵暖意。   “过来坐下,暖和暖和,孩子。”老妇人真诚地说,静姝仍然沉默不语,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疑惑中走出来,但壁炉里的温暖使她无法抗拒。于是,她走到了壁炉前,柔软的毯子,温暖的火焰,渐渐让她放松下来,喝过老妇人递过来的一杯热牛奶,再看看墙上的旧照片,那是倪老师的全家福,那时倪老师还是个孩子。   走进老师的卧室,这里曾经是老师休息的地方。一架旧钢琴仍停放在那里,琴键被手指头磨得油光发亮,借着微弱的灯光如水银泻地一般美。   “奶奶,你知道老师为什么经常在河边小屋里弹琴吗?”静姝好奇地问道。   老人一想起来便老泪纵横,她可怜的女儿,一生未婚,先后资助过十几个贫困学生上学,这其中也包括静姝。为了这些孩子们,她放弃了结婚。她把自己的爱全洒给了别人。每当放假时,她就去学校后面的湖边弹上一曲,有不少游人驻足欣赏。   女儿总是这样用音乐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可是如今……   老人代替女儿仍然守候着这间小木屋,因为这里融入了女儿的心血与爱心,永远不能放弃。   “我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只怕哪一天……唉!”老人喟叹道。   “奶奶,我来接替您的班!”静姝泪眼迷蒙,紧紧抱住老人。   第二天,屋外雪花依然飘飘,可湖边的小木屋里仍琴声曼妙,如缕缕薄雾袅袅升起……不时有人驻足欣赏,啧啧称赞,人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暖意融融的春日。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