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十年江山情】十年江山情,一朝圆我梦(散文)

时间:2021-06-07 01:16 来源: 作者: 点击:

我的名字寄托着父辈的梦想。   在我们农村,凡新生的娃娃,长辈都会给取个小名儿。据说,小名越贱越好养。诸如“毛娃、狗娃、球娃”或是“毛蛋、驴蛋、鳖蛋”什么的,我却没有小名,就只有一个大名叫“文科”。   小时候,我曾好奇地问起父母我名字的来历,父母被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我缠得实在不耐烦了,于是告知,我出生后不久,父亲圪蹴在窑洞里抽了整整三锅老旱烟后,一拍大腿翻过了几座大山,找到大山深处一位据说曾经给杨虎城将军当过军师的老先生。先生戴上老花镜,沾着唾液翻阅了三天三夜的康熙字典,才给我起了“文科”这么个文绉绉的名字。父亲说,我们祖祖辈辈以农为生,他再也不想让儿女们像他一样当一辈子睁眼瞎,于是,就将诗书传家的梦想在没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强加于还在襁褓中的我。   说句实在话,我实在没有文化人的天赋。从小学三年级语文课开始增加了作文周记之后,上语文课总是让我痛苦万分。我常常是抓耳挠腮整整一堂课,也憋不出一句通顺话来。气得语文老师总是批评我:“可惜了那么有文化的名字,让你冷怂地给糟蹋了!”后来,当我们全班同学团结一致地将第四个语文老师气跑之后,全校的老师再也没有人愿意给我们上语文课了。那时的村小学归大队革委会管,当愁眉苦脸的校长将我们这班混世魔王的学习情况向大队书记汇报之后,书记大手一挥:“让那个刚下放回来的走资派去给这班娃娃代课去。”   就这样,马老师身穿一身蓝哔叽中山装,衣帽整齐一脸阳光的微笑着向我们的教室走来。当马老师推开虚掩的教室门时,架在门上满满一簸箕的细黄土瀑布似地飞泻而下,一个活生生的兵马俑瞬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全班同学拍着桌子捶着凳子,笑得前仰后合。在我们一片童稚的笑声中,居然加进了中年人开心爽朗大笑声,我们止住笑声,很诧异地看着马老师一个人在讲台上笑得不能自己。   “哪位同学……很聪明,居然想出这么个特别的……欢迎仪式,谢谢啊……”马老师笑得连话都说不连贯。   马老师的作文课很特别,他讲完作文的技巧后,自己总会抛砖引玉,先写一篇范文朗读给大家,然后再帮我们分析自己的作文里是怎样写景、写人,怎样运用形容、比喻词的。不知不觉中,同学们竟爱上马老师的作文课了,一股写作比赛的热潮悄悄地在全班掀起来了。同学们你争我赶,以马老师将自己的作文当范文在全班朗读和点评为荣耀。我也是从那时起慢慢地喜欢上了作文课。我有时甚至盼着每周的作文课早点到来,就像盼望开大奖似的。如果自己的小作文能让马老师在全班朗读,那份荣光不亚于自己的作品发表在人民日报般的狂喜,那种喜悦在我得心里久久都不会散去。   八十年代初,我离开学校走上了社会。农闲时间,曾尝试着写了几篇新闻报道,没想到竟然发表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那时候,每天无论干什么,我都会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去听、去看、去思索,去关注当地的社会新闻和热点。后来慢慢的,我也在报刊电台等媒体上发表通讯报道和报告文学,时不时地再发表一些小散文和诗歌,大家都称我是“土记者”。   到了九十年代,随着年龄的增长,家庭生活的重担渐渐地压得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作家王蒙老师不止一次的奉劝文学青年《切莫拥挤在文学小道上》,令我清晰的意识到解决温饱才是当务之急。我心爱的文学梦自然而然的断送在刚刚摇摇晃晃的学步之路上。   2016年6月份,甘肃文友浅墨清语大姐发消息说,她找到了一家大型纯文学网站,创作氛围非常好,每一篇作品都有编辑老师的点评和指导,优秀作品还可以获得精品,特别优秀的可获绝品,能推荐到纸媒发表,而且优秀作者还可以当编辑,她极力推荐我去试试。我看了看自己闲暇时写的几篇习作,感觉上不了台面,就没敢投稿。过了几天,大姐再次鼓励我,给我打气,说我写的散文比她写的还要好,而且因为她表现优异,文学社团邀请她就要做编辑了。在大姐的热情鼓励下,我的那颗文学梦又一次复燃了。   6月21日,我在网上找到了大姐推荐的江山文学,试着向丁香社团投了一篇散文《永远的痛》。没想到这篇散文当天晚上23点22分经赵淑敏老师编辑后发表了,后来还获得了精品。想想过去自己也写了好多散文和小说,投出去大都是石沉大海,而江山文学高效率的审阅令我非常感动。这股强大的动力使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写,将身边的故事写出来,将家乡的变化写出来,将我的父辈和我们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写出来,这样才不愧于父亲请老先生辛苦为我起名的美好愿望。   当时的丁香社团社长“烽火十三”为了提高我的写作技巧,便于我和其他老师沟通学习,不但和我相互加了QQ和微信,还把我拉入社团微信群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再接下来,我的短篇小说《卡尔》在老社长凌雨涯老师的悉心指导下,不但获精而且还获得了绝品。这无疑使我兴奋不已,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家。   两年来,我在江山文学上发表了125篇作品,其中社团推荐48篇,精品推荐62篇,绝品推荐1篇,同时还获得了明星版主、优秀社长、江山之星等光荣称号。参加了江山文学举办的闪小说、故事等征文比赛,我创作的故事《最后5公里》获得了江山故事征文三等奖,还获得了丁香社团举办的《丁香青春》《江山多娇》大赛一等奖。   2017年9月份,丁香社团的娇娇社长为我在江山夜校争取到一次讲授散文写作心得的机会,利用网络工具与大家现场交流散文创作的所思所想所感,使我学到了其他老师文学创作的成功经验,为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提供了坚实的基石。   这一切都缘于江山文学给我们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的文学平台才获得,这里面浸透着江山文学对我们文学爱好者的无限关爱和编辑老师的辛勤汗水。特别是烽火十三、凌雨涯、浅墨清语、赵淑敏、湖北武戈、娇娇、柳絮依依等老师对我的帮助非常之大。而江山文学无私给文学爱好者提供的创作平台圆了一个又一个习作者的文学梦,使我们有机会在平台上相互学习、交流、展现自我,放飞梦想。   十年江山情,一朝圆我梦。江山文学从创建到现在整整十年了,是江山文学帮我重新起航我搁浅了的文学小船,扬起了文学之帆,驶向理想的彼岸,使我从小埋下的文学梦种子得以生根发芽。在这里,请允许我从内心深处大喊一声:“谢谢您,江山文学!”   最后,祝愿江山文学在党的领导下,以恢复我们的民族文化自信为己任,传承真善美,展现正能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而奋斗!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