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小说征文】官娘子

时间:2021-06-08 00:29 来源: 作者: 点击:

   常言道:跟着杀猪的翻猪肠子,跟着做官的当官娘子。高家庄的高秀英生得粗老笨壮,村里人谁也想不到她日后还真的就做了“官娘子”。   高秀英二十岁的那年,媒婆走进了她的家门。吆,几天不见,这闺女就长成大姑娘了,是该找个婆家了。媒婆两眼紧盯着秀英饱满的胸部,啧啧说道。俺还小呢,不忙着找主儿!秀英瞪了媒婆一眼,一头钻进里屋去了。   学校里马老师至今还没有结婚,这不,看中你家闺女了,托我来介绍呢。媒婆含着大烟袋猛吸了一口,对秀英的父母说道。马老师今年多大了?老家是哪里?憨厚的秀英父亲用力在鞋底上磕着烟袋,紧紧盯着媒婆的脸,很感兴趣的样子。唉!媒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随之吐出了一股浓浓的烟雾。说起这马老师,也够可怜的,他是北边沙家沟的,教了十多年学了,就因为爷爷曾是地主,一直没找到媳妇。听了媒婆的一番感叹,秀英妈关切地问道:那她今年多大了?媒婆又吐了一个烟雾,幽幽说道:好像三十出头了。   什么?比我大十来岁。我才不愿意呢!里屋的高秀英忽然高声喊道,原来她一直竖起耳朵听着呢。大几岁又怎么了?我比你娘不也大七八岁吗?再说了,人家还是个吃国库粮的呢!能看上你就不错呢!高老头怒发冲冠,大声呵斥。他婶子,别听这小妮子的,过几天挑个日子让他们见见面。送媒婆出门的时候,高老头郑重地说道。   秋风乍起,片片黄叶飘落的日子,一辆独轮车把高秀英推到了沙家沟,从此她成了老马家的媳妇。   婚后的秀英倒也能勤俭持家,只是那与生俱来的泼脾气使她迅速在沙家沟出了名。对东邻西舍,一言不合便破口大骂,嘴角上满是白沫,几年下来,几乎半个庄子都闹遍了;至于那地主公婆,更是经常被她批斗的抬不起头来。有一次,马老师的舅舅邵五听说姐姐挨了儿媳妇的打,便愤愤不平地来到沙家沟,想找高秀英的麻烦。你这个老不死的,都啥年代了?你还想来给地主婆撑腰?也不称四两棉花纺纺,你老娘是个啥样的人?还没等邵五站稳,高秀英便放了一阵连珠炮。邵五哪见过这阵势,觉得和外甥媳妇闹下去没有啥便宜赚,吓得赶紧逃之夭夭。谁知高秀英并不就此算完,她紧跟邵五屁股后面去了他家,找个马扎坐定,祖宗八代连骂了三天三夜。直到老邵家老老少少都给她赔了不是,高秀英才满意离去。哎!当初我真是瞎了眼,咋娶了这样一个泼妇呢?马老师肠子悔青。从此便搬到学校独自居住,很少回家。   高秀英给马老师生下第三个孩子即第二个女儿小雪的时候,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马老师的春天到来了。先是那顶戴了多年的地主帽子终于摘掉了,然后又由于他积极能干贡献大,半年后便从老校长手里接过了校长的重担。   乌鸡变成了金凤凰,马老师变成了马校长。这消息像一阵旋风,迅速吹遍了沙家沟。初秋的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高秀英便风风火火来到了学校。当了官也不回家报个喜,你这个屁捂得还挺紧呢!高秀英敲开了马校长的宿舍门,摸起老马的茶缸子,咕咚咕咚喝了一气里面的凉水,高声嚷道。可别嚷嚷了,啥官不官的?我这个根本算不上官!马校长面红耳赤。公鸡头上那块肉,大小是个官。从今后俺也算是个官娘子了!高秀英放声大笑,两个乳房一颤一颤的,开心极了。赶快滚家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了,还官娘子!马校长气冲牛斗,果断下了逐客令,高秀英只得悻悻离去。   三个孩子渐渐长大,先后跟着马校长来校读书,弄得老马既当爹又当妈,忙得不亦乐乎。马校长,你家嫂子在家也没啥事,让她来学校照顾你爷几个生活,不是很好吗?一天,吴副校长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向老马进谏。不行!坚决不行!老马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我看你是抹不开面子,要不交给我操办好了。吴校长自告奋勇。你要是想挨骂,就安排她来吧。末了,马校长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去。吴校长挠着头皮,百思不得其解:我安排嫂子来学校,让你们一家团圆,过上自在的日子,她怎么会骂我呢?   暑假过后,高秀英来到学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由于她大字不识几个,难登神圣讲坛,于是便去了伙房上班。伙房里男男女女总共不超过十人,可没出半月,高秀英几乎就和他们闹了个遍。整天自称官娘子,还真以为自己那口子是多大个官呢?不就一个破校长吗?是啊,整天手掐腰不干活,吆这个喝那个的,凭啥啊?就凭她是官娘子?几个伙房工人怨声载道。事情终于传到马校长耳朵里。别到处自称官娘子,嫌不嫌丢人啊?不行就滚回家里去吧!马校长下班回家,对着高秀英就是一顿臭骂。什么?让我滚回去?来这里上班也是吴校长给我办的,你没资格让老娘滚!高秀英双手掐腰,猛烈还击。哎!马校长一声长叹,饭也不吃,便去了办公室。   吴校长吃罢晚饭来到办公室,见马校长阴着脸,一声接一声地叹气,连忙问道:老马,咋的了?马校长抬起头,双目含怨:都怨你!当初给你说别让她来,你偏不听!吴校长一头雾水,随即若有所悟:和嫂子闹别扭了?两口子哪有不打架的。看样子还没吃饭吧?我在这里值班,你去我家吃点吧,你弟妹包了水饺呢。   马校长一边吃着热腾腾的水饺,一边向吴校长的爱人倾倒满肚子的苦水,说到伤心处,竟然掉下了男儿不轻弹的泪水。听了半天我终于明白了,大哥原来是娶了一个泼妇啊。哎!凭大哥的学识、为人,真是白瞎了!吴校长的爱人孙老师长叹一声。   我说回家也不吃饭,老是找我的茬呢?原来有相好的啊!忽然,吴校长的窗外传来高秀英那高亢的怒骂。接下来,她穷尽世界上所有难听的、恶毒的语言,在窗外整整骂了一个上午。善良的孙老师谨遵为师之道,始终没有还口,任凭委屈的泪水倾泻而出。马校长怒不可遏,出来拉自己的婆娘回家,反倒被高秀英抓成了大花脸。哎!丢死人了!打那以后,马校长吃住都在办公室,和高秀英过起了分居生活。而高秀英每次见了吴校长夫妇,总是破口大骂,宛若几世的冤家。我真是自食恶果啊!悔不该不听老马的话啊!吴校长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有一年教师节,学校里决定组织部分优秀教师外出参观学习。本来就没有高秀英的名字,可她却第一个上了车。凭啥不让我去?我可是堂堂的官娘子!高秀英趾高气扬,不但自己非去不可,而且还带上了十六岁的二女小雪。哎!这个孬种,真拿她没办法!马校长长叹一声,把带队的任务托付给吴校长,转身离去。孙老师本来是优秀教师,但看小雪前去,于是也主动放弃了那次外出参观学习的机会。   从外地回来后,高秀英非但没有感谢孙老师,反而望风捕影,无中生有。我说的我家那个龟孙不去旅游了呢,原来是趁我外出之际,在家搞那个孙破鞋啊!孙老师听后,气得患了一场大病。老吴,我们不能在这个学校再呆下去了,你想想办法,我们调走吧。望着妻子恳求的眼神,吴校长使劲点了点头。一个萧瑟的秋天,吴校长孙老师夫妇,带着诸多遗憾和委屈,带着对同事和学生的无限留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们工作多年的单位,到外地谋生去了。   马校长五十二岁那年,局里决定抽调一批校长充实局领导班子。马校长多年来兢兢业业,成绩突出,早已声名鹊起,局领导特别看重。可就在最后拍板之时,人秘科张科长忽然对局长进谏:要说马校长的能力,的确是有目共睹,可就是他那个夫人,实在是……局长见他欲言又止,急切问道:实在是什么?但讲无妨!张科长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实在是一个母老虎、泼妇、人渣,如果让她进了我们局大院,就全乱套了!局长听罢,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可惜了那个马校长了!   就这样,马校长差一点成了马局长,高秀英差一点就成为真正的“官娘子”。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