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鬼故事】【晓荷】被掐死的情人(微小说)

时间:2021-10-30 11:07 来源: 作者: 点击:

黄三皮觉得老婆陈桂花这几天很奇怪,以前大大咧咧,说话粗声大气,现在却是轻声细语。还动不动就痴痴地看着他,两只眼睛眨巴眨巴。三皮一看陈桂花的水桶腰就倒胃口,没好气地说:“看什么?”陈桂花马上做出妩媚状:“你好看呀,人家就想好好看看你。都好多年没见你了。”   “神经病。”   这天中午,三皮做完事回家,发现陈桂花饭都没做,居然站在穿衣镜前试穿一件旗袍,可惜腰太肥,怎么也进不去,她只得紧紧地收缩小腹,将衣服旁边的扣子拼命拉。陈桂花回头看见是他,扭动着腰走过来,歪着头朝他一笑,右手叉腰,侧身对着他,朝他眨巴着眼睛:“三哥哥,我美吗?”   三皮一阵恍惚,刚才那句“三哥哥”好熟,这绝对不是陈桂花叫出来的,她平时开口就是“黄三皮”。   三皮脑袋一轰,他想起来了。十年前,三皮还是一个走村串户的货郎,有一回,走到黄花村时,大姑娘小媳妇都出来看,嘻嘻哈哈地挑东西。只有一个女的不过来,站在一枝腊梅花下,远远地朝这边张望。三皮问旁边的人,那是谁?一个女人说:“还有谁,柳腊梅呗。才结婚就克死了丈夫,晦气。”   等大家都走光了,柳腊梅才敢过来,挑一些针头线脑。三皮都按进价给了她,她感激地望着三皮。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熟了,慢慢地,三皮就进了她家的门。柳腊梅单门独户,离村里的人远远的,村里人也嫌她晦气,平常根本不走近她家半步。   三皮后来还上了柳腊梅的床。可女人有一件事不好,沾上了就像狗皮膏药,撕不下来。柳腊梅甚至要跟三皮结婚,可三皮家有“母老虎”,只是玩玩而已,根本就不是真心。有一次,两个人吵了起来,三皮一怒之下,不小心将柳腊梅掐死了。三皮连夜将她埋了,趁黑逃了,从此再也不做货郎。   想到这些,三皮全身一阵颤抖,他冲向陈桂花,“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再把她身上的旗袍扒下,用脚狠狠踩了几下:“只要你还敢穿,我皮都要剥了你的。”   陈桂花见三皮动了真怒,不敢回嘴,趴在床上“嘤嘤”地哭。   半夜,三皮被尿胀醒,朦朦胧胧睁开眼,却看见一个女人坐在化妆镜前,左手捧着一只口红盒子,右手正涂嘴唇,涂好之后,抿抿嘴,朝镜子里笑了笑。   那女人并不是陈桂花。三皮吓得“啊”地叫出声来,颤抖着手,指着那女人说:“柳……柳腊梅!”   柳腊梅听见三皮的叫声,回头一笑:“三哥哥,你醒了?”   三皮的瞌睡马上醒了,他摇摇脑袋,一看,柳腊梅又在朝他笑,甜甜腻腻地叫:“三哥哥。”   三皮指着柳腊梅:“你……你怎么来了?   柳腊梅站起来,一扭一扭地走向三皮:“我想你,我使劲想,不知不觉就来了。”   说着,柳腊梅用手抚上黄三皮的脸,那手冰冷冰冷,冷得三皮连着打了几个寒颤。   “三哥哥,我好想你,你想我吗?”柳腊梅端着三皮的脸问道。见三皮半天没有回意,用右手狠狠地拧了拧三皮的鼻子,痛得他眼泪都要掉下来,却不敢发作,随便柳腊梅摆布。   “哈哈哈。”柳腊梅发生一阵尖锐的大笑,“三哥哥,你看你现在这副没用的样子,当初掐死我的气概去哪了?来呀,来呀,你来掐啊!”   柳腊梅露出一节雪白的脖子,朝着三皮喊。三皮舔了舔干燥的唇,一动不敢动:“腊……梅,你来找……找我,有什么事?”   “三哥哥,你让我好伤心啊,我来找你,当然是想你了。”柳腊梅依偎在三皮的胸口上,寒气直往他心脏里钻。   三皮推开柳腊梅:“腊……腊梅,我对不起你。你……你要是有什么要求,你提出来,我都答应你。”   “好啊。那你杀死你家的黄脸婆,和我成亲,”柳腊梅咯咯咯地大笑起来,“跟你开个玩笑啦,你看你,脸都吓白了。”   “腊……梅,我是认真的。要不我叫人帮你做个法事,你安安心心上路,好不好?”   “你说什么?”柳腊梅两眼显出怨毒的光,她扑到三皮身上,一阵乱打乱踢。   三皮心里渐渐有了火,他一把掐住柳腊梅的脖子,越掐越用力:“掐死你,贱人,掐死你。”   柳腊梅翻着白眼,不停地捶打着他,渐渐地,不动了。   三皮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慢慢地清醒过来,转头一看,哪里还有柳腊梅的影子,只看见老婆陈桂花躺在地上,面色青紫,已经一动不动了。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