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雅香】黑人白话之十二(随笔)

时间:2021-10-31 22:48 来源: 作者: 点击:

◎《黑马由缰》   告别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还有谢尔盖夫小镇,留在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五光十色或者说色彩缤纷的建筑颜色,特别是那些教堂形状各异的塔顶,或金碧辉煌,或花花绿绿,或天蓝雪白……哦,原来天堂如此美丽!      ◎《黑人白话》   本来知道万事万物的变化才是绝对的,不变只是相对的,可是偶尔也有糊涂的时候。这些天就在暗自伤心一种变化,感觉的到,说不出来,也改变不了,只有默默接受,好在还有不变,最好自己也变:变得从容不迫,变的波澜不惊,变的不想不念,变的不温不火。      ◎《黑人白话》   在减脂减肥和享福享乐之间寻找边际效益最好的临界点,以最小的生活成本获取最大的健美效益,不走两个极端。      ◎《黑人白话》   一般来说,黑人还是比较能够认清自己的,特别是自己的缺点和弱点,因而不无自卑。前半生,黑人的问题还是认清别人不够,特别是那些内心不干净的人,因而屡屡受骗。显然,比较鬼谷子,黑人做人的智慧差距不小。         ◎《黑人白话》   人生最好是活的长久而且丰富,次好是活的不太长久却很丰富,小好是虽然活的长久却不怎么丰富,不好是活的既不长久,也不丰富。      ◎《黑水白沙》   上一个鼠年,父亲失去了。这一个鼠年,母亲失忆了。虽说黑人早已不是孩子,可是孩子仍然还是孩子。那个床头放着一杯温水的早晨一去不复返了,那个里面装着好多“保健语录”的信封再也看不到了,好多羡慕和期盼仍然还在羡慕和期盼,没有一点点惊喜和欣慰。但是,那些背后默默关心你的人还在:有永远不会迟到或旷课的生日祝福,有深夜不要再发朋友圈的及时提醒,有数年如一日的默默阅读和赞赏,有无法退还的红包或者“差旅补助”,有在后台帮我整理几百万文字的义务编辑,有在老家替我为老人尽孝的志愿者服务……昨天还有朋友发来到北京301医院做膝盖置换手术的方案,方才还收到大洋彼岸的信息:叔,您还是我上大学时认识的潇洒样子,加油。黑人何德何能,老迈无用之年,身边乃至身后,还有这么多这么久这么用心这么尽力的朋友悄然无声却坚持不懈的关注你支持你,替你担心帮你解忧。道一声“由衷感谢”份量实在太轻,说一句“此生足矣”应该不是矫情。的确,黑人无以回报,唯有好好活着,用健康的身心和优美的文字好好活着,让你们安心让你们欢心。当然,朋友们如有需要在下的时候,义不容辞,情不可违。如此,便是对《总有人在背后,默默爱着你》的“夜读”笔记。睡不着觉的时候,还是想父亲母亲。      ◎《黑人白话》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便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昨天黑人还和月牙儿说起身边一些生活宠儿的难言之隐。其实,谁也不用羡慕谁,谁也不必笑话谁。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完全合适的“鞋”几乎没有,有些崭新光亮的皮鞋还不如破旧难看的布鞋跟脚。一方面,无人不苦,不必喊痛;另一方面,都有不幸,别看表面。安娜?卡列尼娜的美丽和富贵也曾被好多人羡慕和嫉妒。生活之路,更多的需要躬身拉纤,不必大惊小怪,也不用左顾右盼。      ◎《黑人白话》   词人心越暖,词句境越冷。词人身越冷,词句意越暖。      ◎《黑人白话》   既是采风,也是沐风。既是屈原故里秭归的幸事,也是中国文化记者的幸运。      ◎《黑人白话》   因为无法上传图片,有几段“看图说话”式的顺口溜就只好自说自话了,好在读者也能够看懂个大概。其实,顺口溜也好,打油诗也好,甚至古体诗、朦胧诗,能看懂个大概就相当不错了,因为有些诗人说的是梦话或者酒话,他们本来也没打算让读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可不是那样的诗人,哦不,我本来就不是诗人。再次致歉亲爱的读者。      ◎《黑人白话》   在这么多“中国绝色”中,最是喜欢丁香紫,每当看到那淡淡的油妆,便能闻到那淡淡的幽香,便能听到那淡淡的悠扬,便能想到那淡淡的忧伤。      ◎《黑人白话》   既是采风,也是沐风。既是屈原故里秭归的幸事,也是中国文化记者的幸运。      ◎《黑人白话》   太硬的心是别人一碰就破的石头,太软的心是自己一碰就破的柿子。黑人这辈子最怕看的是眼泪,最怕听的是好话,很难改了,只能祈盼身边都是善良之人。      ◎《黑人白话》   八年前,她十八岁,我五十八岁,时间过的真快,但是艺术不老,音乐不老,丁哥不老!      ◎《黑水白沙》   表哥发来表妹参加广场舞比赛的视频,不是轻歌曼舞,但是比较北方姐妹的标配舞姿,还是有些江南风韵。今天是大奔儿头的生日,从小到大到老,她最喜欢唱歌跳舞。于是想起十多年前在绍兴观看曹丁老师指挥她们夺得国际合唱比赛金奖,想起三十多年前在邮电医院礼堂给她们的表演唱《编花篮》拍照片,想起四十多年前在沈塘桥舅舅家中一边打牌一边听她唱“鸡毛也能飞上天”,那时候外婆、外公、舅舅、爸爸都在笑呵呵的听她唱歌。原来歌声也是一种年轮,也能把生命唱成有音频波纹的化石。遥祝大奔儿头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里天天唱歌,天天跳舞,天天快乐!没有她的微信,就请表哥替我转达这来自天涯海角的《祝你生日快乐》吧。      ◎《黑人白话》   正因为中文的博大精深,英译汉才远远难于汉译英。林语堂用英文写《苏东坡传》,然后再翻译成中文,肯定写的吃力,译的便利。      ◎《黑人白话》   不怕有病,就怕不知道有病或者太在意有病。良好的精神状态、生活习惯和人际关系,是健康三宝,否则便是三害。      ◎《黑人白话》   “人一生,只欠父母”——现在有多少子女会这么想?还有多少子女觉得是父母欠他们的?还有多少父母也觉得亏欠了子女?这些不同观点的比例便是当今社会的质量。其实,所有的子女都是父母,所有的父母也都是子女。   (原创首发)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