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江山?成长】【宁静】成长无形(散文)

时间:2022-11-06 03:56 来源: 作者: 点击:

   今天吃饭有点晚,新闻联播都快结束了才吃完。   “汪、汪、汪……”刚吃完晚饭,家里那只破狗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叫。   “都两天没喂狗了,给它弄点吃的吧!”爱人看着我说。   “别叫了,再叫宰了你。别管它,饿不死。”我端着刚沏好一杯茶坐在沙发上。   也不知怎么了,这段时间看什么都不顺眼,实在是熬心。打开手机,淡泊宁静文友群没有新消息,顿时,心里平添了一分烦躁。   “去他奶奶的,真没劲。”“啪”地一下,我把手机扔在茶几上。   “你这几天怎么了,又跟谁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爱人非常不满地看着我。   我没言语,呆愣愣地坐着。心想,已经连续两篇文精品审核不通过了,今天精品组复议我的文,还是没结果,可不有点烦呗!其实这种烦躁有点自作自受,点亮文章,基本都在夜里十点钟以后。我做任何事都心急,社团投稿,只要被推荐精品审核,总想着在几分钟之内就被点亮,只有文章被点亮后才有心思构思下一篇。   因为写点破文还上火?实在不值当的。看电视,今天啥也不写了。我心里想着,随手打开电视。   “喂——李老板,我是小强强呀……”电视里,光头强咧着大嘴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膈应。   “电视台也没得播了,就这个《熊出没》,没劲透了,都是瞎拍。你看吧!树林里开着野花,光头强反而戴着棉帽子。什么玩意儿啊?”我嘟囔着关了电视。才打开,又一关。就像夏天雷雨天的闪电,“刷——”地一下就过去了。   “您给我打开,我要看熊出没。”儿子大声嚷嚷着。   “给儿子打开,你不想看,别人也不能看?我看你应该喝点菊花茶败败火。”爱人用眼溜着我说。   菊花?要不是菊花,我何必上这么大的火?   自从去年注册,在柳暗花明社团有了我第一篇精品《老石碾的记忆》那天开始,我就开始为精品上火。后来又在淡泊宁静社团投了一篇《我爱家乡的野菊》后,我心里的火就开始一大把、一大把地燃烧。   “今天的馅饼挺香,爸爸手艺越来越棒了。点赞呦。”女儿打断了我的思路。   “不错就好,我闺女还是有鉴赏力的,比你妈强得多。”闺女的话让我心里舒服多了。   本想着晚饭包饺子的,可是女儿喜欢吃馅饼,拗不过她。再加上爱人在边上用命令的口吻说:“孩子想吃馅饼,你就做。成天耷拉个驴脸,今天听闺女的,就做馅饼。”   做就做呗!要是没老婆孩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全都自己说了算多好!可是现在,按照闺女的要求、媳妇的安排,做馅饼。“唉!”这样一折腾,结果吃饭晚了。吃饭晚不怕,好饭不怕晚吗!就好像社团投稿,最开始,我投稿柳岸花明社团,老百社长和怀才抱器总编对我不错,群里各位老师也挺好的。可是,我一篇精品文也写不出,烧了一肚子火。好不容易在社长和总编的帮助下点亮了《老石碾的记忆》,心里的火也被放出去了,凉快了几天。   爱人往我杯子里放了两朵菊花。“喝点这个败败火吧!也就是我心疼你。”   心疼?心疼我的人多着呢。   有了第一篇精品文之后,我信心百倍,好像刚刚找到点写文的感觉,可是,社团却分家了。   淡泊宁静社团的社长浩渺若尘我知道,一女流之辈,绝对美女一枚,原柳岸花明社团副社长。可是,我爱江山,不爱美人。爱江山更爱美人,那是唱歌,再漂亮也是女人。女人就是女人,社长?歇了吧!当窗理云鬓还差不多,我一堂堂男子汉怎能受她比手画脚地指使?什么巾帼不让须眉,那是不和她们一般见识。   我看着杯子里的菊花慢慢舒展开,想起我那篇来之不易的精品《家乡的野菊》。那是在我第一篇精品文之后不久的事,也是我的第二篇精品文。   若尘、女人、美女社长。“唉!”想着想着,我叹了一口气。   “叹啥气呀!我心疼你还错啦?”   “没错,所有人都心疼我。我这是自烦自恼,没事儿找事儿。”   人家是社长已是不争的事实。大不了,不投稿不纠结了:“切!”当时,带着我未完成的一篇散文《我爱家乡的野菊》离开了淡泊宁静社团,离开了江山。   “又在想什么呢?愣头愣脑的。”爱人瞪了我一眼。   爱人这么一说,我如梦方醒。   可不是嘛!不想投稿淡泊宁静,是有点愣头愣脑的,还好,我及时调整过来。最终,我还是把那篇《我爱家乡的野菊》投稿了淡泊宁静,这也是我在宁静社团投稿的第一篇文。结果,还是不被点亮。   几天后,若尘老师添加我QQ。通过后,发私信给我:“企鹅好”。   这是我和她第一次私信,没多想,更没有太多考虑,礼貌地回了“若尘老师好”几个字。就好像北京人见面打招呼:“吃了吗”?紧跟着就会回“吃了,您吃了吗”?总觉得是在敷衍。   “你那篇野菊需要改动一下,过几天复议。”   “谢谢老师通知。如果需要改动很多,我放弃复议。”我在手机屏幕上打出冷冰冰的几个字发过去。   “不用调整太多,把题目换一下,改成《家乡的野菊》,你之前的题目像小学生的作文命题。”   我勒个去,太苛刻了吧!   “等我考虑考虑回复您。”我真的开始敷衍若尘社长。   之后又聊了半天,具体聊的什么记不住了。只知道最后得到回复:“你是我所有文友里聊天最多且时间最长的一个。   “叮铃!”微信有人私信我。   “企鹅是不是在改文?”这是一文友,关系很不错的文友,稍微不开心就想吃烤鹅的文友。   “没有,不想改,也不想写了。”后面几个字纯属牢骚。   “为什么不改?”   “我不想大动,更不想按照他们的套路出牌。”   “你傻了吧唧的,那篇文我看过,不需要大动。”   我把若尘社长的意思原原本本地和她讲述了一遍。   “你听若尘姐的,错不了。小心被烤。”后面一大串的笑脸。   “真不够意思,你就帮我改改多好。不帮我,还想吃烤鹅?”我回她。这不是遭罪吗?还要找若尘老师说一声。   我私信若尘老师,向她说明想改文的想法。说实话,感觉挺没面子的。   “把你衣服脱了,一会给你洗洗。就你那德行,也就我伺候你,别人早就受不了你了。”爱人催促着。   “嗯嗯嗯!”其实爱人说错了,有人愿意帮我。若尘老师就没和我一般见识,那篇被换了题目的文又稍加改动,后来精品了。   社长对我还是不错的,一次次帮我指出文章不足。终于,在她和社团所有老师的帮助下,我成为了江山之星。我换下衣服扔给爱人。   在若尘老师的带领下,淡泊宁静社团从江山倒数第一社团一路过关斩将,一直冲到江山社团第二名,可谓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我在若尘老师和社团所有老师的帮助下,写文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我的成长经历和江山分不开,和宁静分不开,和若尘老师分不开,和群里所有老师分不开。   “还别说,你今天在馅里放点豆腐还挺香的,难怪闺女吃了好几个。”爱人接过衣服。估计她埋怨的话全都说完了,开始表扬。   “本来就是嘛!我哪能一点优点没有啊?豆腐?我从小就爱吃小葱拌豆腐,那叫一个香。”受到表扬,我开始顺杆爬。   “行了,行了,别蹬鼻子上脸。把鞋也脱了,一块给你刷刷。”   “好好好,马上、马上。”   我一边脱鞋,心里想着那篇《小葱拌豆腐》,那可是我第一篇没经过复议的文章。   “以后衣服脏了别等着我催你换,自己就脱下来。”   “知道,知道,必须主动。”我开心地回,有点像个孩子。   “好好看着孩子,我洗衣服去了。”   看着爱人走出去了,我悄悄打开手机。文友群里一大串消息:“祝贺企鹅精品。”我一一回复所有老师的祝贺,心里这个美。   天黑了,打开电灯,新的思路在脑子里一点一点被捋顺。   “爸爸,您今天还写吗?”   “写,计划把自己“成长无形”写成有形,明天还投稿江山。”   又是难眠的一夜。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