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小说征文】苍天饶过谁

时间:2022-11-21 10:15 来源: 作者: 点击:

黄小蛮一行五个人开着面包车,载着一条新逮来的哈士奇,终于来到了位于狗牯岭的堂哥黄二皮家中。   盛夏已至,荔枝挂果。正是吃狗肉的好时节。黄小蛮一行五个人在街上转悠的时候,路边一条哈士奇狗勾起了他们肚子里的馋虫。五人一合计,车子慢行,车门一开,黄小蛮跳下把狗狗抱上了车子,一路绝尘留下轮椅上的阿姨在后面不停地呼叫。   在黄二皮的厨房后头,黄小蛮准备杀狗。黄二皮跟其余四个人在楼上打着麻将,重要任务交给了黄小蛮。黄小蛮是杀狗不眨眼的行家,去年,前年,大前年,年年如此,过来了都是黄小蛮把狗杀好,做好摆上桌了,其余几位兄弟们才会从牌桌上恋恋不舍的下来。   此刻,狗被拴在厨房后头的树桩上。黄小蛮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狗狗的对面。黄小蛮点了一支烟,抽一口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黄小蛮打小开始抽烟,距今有二十年的历史了。什么烟都无所谓,只要有烟抽就行。“抽烟的人是对生命没有敬畏”,这句话黄小蛮听过很多遍。但又能如何,早死也是一种解脱呢!所以,黄小蛮从来不戒烟,甚至肺炎发作的时候都不戒烟。黄小蛮虽然是这么想早点解脱自己,但内心对这个世界还是有着无比爱恋和向往。他有一颗野心,终有某天可称霸世界,立地为王。   三十而立,而于黄小蛮来讲立不起来。生命像是走到头了,毫无起色。从十五岁开始混迹社会,十五个年头了。十五个年头,黄小蛮做过很多事情,开过土方车,搞过五金店,开过饭馆,外出打过工,偷过东西坐过牢。最近还倒手了一批大蒜,亏了二十万,把养父母一辈子的老本都亏完了。这二十万,是父母的血汗钱,是黄小蛮把养父打了一顿后强行要过来的,连个零头都不给老两口子剩一个。   大蒜亏钱后,黄小蛮不再回家。一行五个人,拜把子兄弟开着一辆偷来的面包车在县城里及四周晃荡,打牌,骗吃骗喝,顺手牵羊一番。   自从黄小蛮五年前知晓自己还有亲生父母后,就对自己的家不再眷恋。他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向他们讨要属于自己的一个美好人生。黄小蛮觉得世界亏欠了自己很多,把自己的人生都毁没有了。黄小蛮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更想不通为何亲生父母生下来可以不要他。这一切,对黄小蛮来讲实在是一个心病,永远无法治愈。   吐过一串烟圈后,黄小蛮看了一眼对面的哈士奇。哈士奇也在看着黄小蛮,四眼相望,黄小蛮内心有些崩溃。哈士奇的眼角泛着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要杀我吗?”哈士奇有些哽咽的问黄小蛮。   “是的,我要把你杀了,一年才吃一次狗肉。”   “放过我吧!让我回去。”   “为什么要让你回去。”黄小蛮沉默了片刻。这到手的美味他可不愿意错过了。说实在的,黄小蛮已经有十天没有吃过肉了。吃了这一顿肉,还能不能吃到下一顿还是一个问题呢!   哈士奇也沉默了。是的,他为什么要放我回去?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怎么会放弃到手的猎物?况且自己还被主人养的那么肥胖,上上下下连一根杂毛都没有。   不想死去,但又能如何?怎么样都是一条狗命,迟早都要死在人类的手里。哈士奇想起了去年被眼前这个男人抓走的母亲。去年荔枝成熟的时候,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车子,同样的五个人,母亲被抓走了。   “给我一支烟,算是我在这世界最后的一丝安慰吧!”哈士奇绝望的看着黄小蛮,向他讨烟。   黄小蛮不假思索地掏出烟,抽出一支点燃,走过来塞进了哈士奇的嘴里。哈士奇深深地吸了一口,浓烈的烟呛得哈士奇咳嗽起来。这是哈士奇今生中的第一支烟,也将是最后一支烟。哈士奇觉得这烟的味道很熟悉,像是哪里闻过,但又想不起来。   “好好享受你的余生吧,我等下要宰了你。”黄小蛮在哈士奇的头摸了一下,然后又退回到刚才的椅子面前坐下,四平八稳的坐着,像极了哈士奇的男主人。   “你很像我的男主人。但是你没有我男主人那么有气度。”哈士奇争取最后一丝希望。   “像你的男主人又怎么样?我现在穷得一无所有,不像你的男主人每天还要喂你狗粮。一包狗粮也值不少钱,需要有钱人家才养得起你。”黄小蛮不为像谁而感动。此刻就算是像天王老子都没有用,黄小蛮根本不会感兴趣。   “你放了我,我带你去见我男主人,让他给你一笔钱。”   “我这一去,他要是报警,再也回不来了。”   “你们人类就是不会相信狗话,总以为我们说话是在放狗屁。”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更需要吃了你。”   “你去年抓了我的母亲,是用了什么方式做的。”   “去年我们是做了烤肉。”说到烤肉,黄小蛮不禁咽了一下口水,喉咙发出了声响。肚子饿了的时候不能提美食。黄小蛮现在还能闻到去年的孜然花椒烤狗肉的味道,那独特的香味,魂都要被熏死了。   “那你打算把我做成什么口味?”   “红烧,用青豆。”   “喝酒吗?据说喝酒吃狗赛过天堂走。”   “你还挺懂生活啊!我们喝82年的雪碧和49年的开门红佳酿。”   “喝这么好,神仙水啊!”   “呵呵,呵呵!”黄小蛮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黄二皮家除了有一桶散装的二锅头,连雪碧和红酒的瓶子都看不到一个。   “呵呵,呵呵!”哈士奇也跟着笑了起来。哈士奇笑起来的时候两滴眼泪从眼角飞出去,在空中分散出细小的水珠。   “你为什么要笑?”黄小蛮忽然觉得不对劲,都要死的狗了还笑得出来。   “我很高兴再也不用受主人的欺负了。她的腿在很多年前被车子撞断了,靠轮椅代步。每次出行都要叫上我推车领路,还要我帮她拎菜篮子。男主人经常开着豪车载着我满世界跑,我都跑累了。”   “这么说我宰了你等于是为你解脱?”   “可以这么说吧。在有钱人家里也有烦恼,过得太逍遥了有时候也挺无聊。”   “如果可以我愿意跟你换一个身份。我可喜欢活在有钱人家里。”   “是啊,可惜没有如果。对了,你打算怎样宰了我?”   “等下我用棍子,一棍子打在你脑袋上。会让你死的很痛快。”   “然后呢?”   “然后我用一锅开水浇到你身上把毛去掉。”   “你好残忍,不怕别人把你也这样。”   “弱肉强食,如果你打得过我们人类,你也可以吃了我。”   “可我是人类的好朋友。”   “但你最后还是要被人类吃掉。”   “真的一定要吃了我?”   “对,一定要吃了你。别无选择。”   “那好吧,你动手吧!”哈士奇从容地抬起了头。像烈士就义般壮志凛然。哈士奇的双眼闪过了一丝最亮的光芒,然后又消失进了眼底,如一束光稍纵即逝。   黄小蛮扔了烟头。拿起靠在墙上的一根大木棍子。黄小蛮心虽然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心,但很快食欲盖过了善念。黄小蛮手起棍落,准确无误地打在了哈士奇的脑门上。哈士奇狂叫了两声,缓缓地倒下身子,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然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黄小蛮没有听清楚哈士奇说的是什么。那声音太微弱了,微弱到仅有哈士奇自己能听到。   一顿酒足饭饱后,黄小蛮一行人离别了狗牯岭黄二皮的家。晚上还有一个新的行动,去劫持哈士奇的主人。车子刚刚驶出黄二皮家门口的晒坪,一条野狗窜出。黄小蛮一个恍惚,右脚猛踩油门,车子直直地开进了路边悬崖,掉落进了万丈深渊。   下坠的过程里,黄小蛮无比绝望的喊出了三个字:“狗日的!”   黄小蛮一行五个人无一幸免,全都去见了阎王爷。   黄小蛮下葬的那天。养母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阿姨无比愧疚地说:“真的对不起,我们没有管教好小蛮,才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   轮椅阿姨说:“是好人终究就是好人,坏人怎么都教不好。苍天饶过谁呢?终究是恶有恶报的,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顽劣。”   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考究的中年男人伸手拍了拍黄小蛮的养父,动容地说:“感谢你帮我养了二十多年,你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小蛮不是合格的儿子。放心吧,你们以后就搬到我们家一起去生活,小蛮的弟弟会好好照顾你们。”   众人散去。黄小蛮醉驾酿成车祸,死于农历丁酉年夏,享年30岁。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