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微刊视界】软卧车厢里的故事续篇

时间:2022-12-01 07:23 来源: 作者: 点击:

看我和小男孩聊得那么热闹,对面的老者也加入了进来,老人思路清晰,语速缓慢、沉稳,用一口好听的南方普通话讲述着他的故事:老人75岁了,徐州人,年轻时他在药材公司做收购员,大半辈子走南闯北,为收购药材,走遍了全国各地。每当火车经过一个城市,老人都能很快地说出它的名字和这个地方盛产的药材以及这个城市的特色和特产。还穿插一些当年他在其中的某个城市出差时遇到的有趣的人和事。老人讲了很多地方的特产,可惜我记性不好,只记住了我们甘肃岷县盛产的红芪和当归品质极好。老人退休之后,自己开了一个药材公司,干到七十岁之后解甲归田,偕同老伴去新西兰大儿子那里安度晚年了。不过他的家还在徐州,每年有几个月是在徐州度的。   老人一生经历了中国整个近代史,而我对这段历史也非常感兴趣,曾看过许多知青小说,但我对近代史那么多运动的前后顺序以及运动中的典型事件一直混淆不清。于是借此机会向老人请教,我的提问激发了老人对往事回忆,老人便兴致勃勃,侃侃而谈起来。从追歼残敌,剿匪作战、和平解放西藏,使全国领土基本解放开始讲起,所经历的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土地改革、“一五”计划、大跃进、人民公社等等,一直讲到文化大革命。老人给我讲述了这些运动的起因、内容和典型事例,差不多用了两个多小时。使我对这段历史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认识。真是一个不简单的老人啊!阅历丰富,学识满车,我开始有点崇拜他了。   该到吃晚饭的时候了,男孩去餐厅吃了,我要了一份鸡腿盒饭,老人打开一个饭盒,饭盒里装着一盒煮熟的羊排骨,每根羊排都是二寸长,大小均与,排放整齐,这么讲究的做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兰州有名的“手抓王”的羊排。记得十年前,我们学校高三的老师,到兰州学习,晚上我们校长带我们去“手抓王”里吃大煮羊排。进去才知道什么是宾客满盈,十几间屋子高朋满座,外面的走廊、大厅站满了等着排队的人。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排到一桌。当我们坐下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立着一个等座位的人。你坐在那里啃着羊排,满嘴油腻,身后立着的人看着你,让你浑身不自在,不过“兰州手抓王”的羊排就是不一样,肉质细腻,味淡清香,一点羊膻味都没有。吃了一次终身难忘。老人客气的邀请我和他一起吃羊排,我很婉转地拒绝了。   过了饭点,陆续又有好多人到卧铺车厢来充电,其中有位大姐在外面站了很久,许是因为站累了,她挤进我们车厢,只见她戴着眼镜,衣着朴素,脸色有点憔悴,怯怯地问我可不可以在我的床上坐坐?当然没问题了,我不仅让她坐,还把枕头给她靠着。   这一天通过和男孩、老人的聊天使我长了不少见识。我平时写作总是苦于没有素材,这不是现成的送上门来的素材吗?再说漫漫长路,寂寞无聊,聊天是打发时间的最好良药。   这次是我决定主动出击,大姐处在陌生的坏境,坐在那里也很不自在,她也巴不得有人跟她说话,不到十分钟我们便像老熟人一样敞开了心扉聊起来。大姐是上海人,今年六十岁,退休已经十年,退休前是个教师,住在浦西。十一长假约了几个老姐妹去新疆旅游了。我问浦西好还是浦东好,大姐毫不犹豫地说浦西好,浦东不好。是啊,浦西有上百年的历史,各方面发展很完善也很繁荣。但是浦东现在也发展得相当快,有超越浦西之势。但老上海人有种故土情结在里面,所以还是喜欢浦西。我这次是第三次去上海了,作为外地人我还是喜欢浦东,因为浦东外地人多,浦东更具现代气息。   聊上海,自然少不了说到上海的房价,我对大姐说:“你们本地人好啊!有自己的房子,各个都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   谁知我的一句恭维话,却勾起了大姐的伤心事。她忿忿地说:“那有什么用?房子虽值千万,又不能卖,我们一家三代挤在不到一百平米的楼房里,儿子的工作也不好,我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千多块,如今物价涨的那么快,水费、电费、物业费年年都在涨,工资却不见涨。我那点工资大部分补贴给儿子了,他们还嫌少。人老了,越老越难活了啊!我们本地人的孩子在上海找个体面的工作,也非常难。除非你是从重点大学出来的,要是考不上大学的,也只能打零工了,好多男娃三十多岁了还找不到正式的工作。不过我们本地人至少有房子,和外地来打工的人相比,要安逸的多。”   看着大姐惨白的嘴唇,我问她吃了没有,大姐说她自己带了吃的,等充完电再过去吃。我看到对面老人的饭盒里还剩两块羊排,如果不吃掉,一夜过去就变质了。便自作主张,拿过来对大姐说:“你尝尝我们西北的羊肉,一点膻味都没有,特别好吃,你尝尝!”   老人也附和着说:“是是,兰州‘手抓王’羊肉,非常好吃,你尝尝!”   禁不住我们的热情相劝,大姐拿起一块羊排尝了一口便连声说好:“我们上海人不吃羊肉的,味不好闻太膻了,这个羊肉怎么这么好吃,一点膻味都没有。”大姐吃完了手中的羊排,又拿起另一块,说拿去给她的姐妹们也尝尝,被我拉住了,就那么一小块,还不够分呢,我让她全吃了。   大姐走了,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感叹,在我的印象当中,上海人聪敏、精致、孤傲、节俭但抠门、排外、瞧不起外地人。但在这位大姐身上一点都看不到上海人的影子。也难怪,如今的上海竞争激烈,人才聚集此地,本地人反倒容易被边缘化。上海人的傲气正在被大批涌入的外地人一点点地磨损,不久的将来,再去上海你可能就分不清谁是上海人谁是外地人了。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