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宁静】七号档案(小说)

时间:2021-07-22 05:31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   肖克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档案室里的资料,把它们按案件的性质和时间归类。   肖克毕业于公安系统名牌大学,头上顶着全国大学生痕迹鉴定大赛第一名的光环。可是,作为一名刚进入刑事侦缉行业的新人,他在这里仅仅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   刑天,这个名字有点意思,远古神话中下场有些悲催的大神,寓意刑侦之天?难道名字和风水也有纠缠不清的关系?肖克有些兴奋,也许将来玄学在严谨的科学中会有一席之地,不过他绝对不敢冒然提出这样的观点,否则“龙头”会立刻把他扫地出门。想起那张凶悍的大黑脸,每天严肃得像地狱判官的家伙,肖克有些不寒而栗。初次见面他还以为这家伙是那个黑社会团伙的老大,犯了事进了局子里,没想到他就是刑天的大队长。   “龙头”实名龙得利,大家习惯叫他龙头,作风狠辣以破获疑难的大案要案而出名。肖克被誉为警界之星的刑天刑侦科破格录取,值得他骄傲一辈子,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时,却被他一盘凉水当头浇到了底。   报道的第一天,龙头面无表情地对他说,暂时没有合适的工作,先去档案室整理资料。笑话!这不是小娘们做的事吗?对于这种粗暴的官僚主义作风,肖克非常不满,他愤愤不平一脚踢开了挡住路中的扫把。   “年轻人,心气不能太高。做事要有一颗平常心,泥土里也隐藏着珍珠。”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头从高大的档案柜的过道里慢吞吞地走了出来,弯腰扶起了扫把。   “对不起,你是?”肖克好奇看着这个年近古稀的老头,这么大年纪的老人还在这里工作,太不人道了!   “呵呵,我是自愿的,没人强迫我工作。”老头似乎看穿了肖克的心思,抬头向他眨了眨眼睛说道:“人老了,没地方去,这里挺好,每天可以看到很多精彩的故事。”   肖克嘀咕道,谁信你的话谁傻。你以为这里是菜市场,谁都可以进来?更没有人会把一桩桩阴暗凶残甚至充满了血腥味的案件,当作故事来品读。   肖克脸色一正站得笔直:“报告!我叫肖克,新来的不懂规矩,请您老多多指教!”   “嗯?你没毛病吧?”老头吓了一跳,连忙摆了摆手:“我在这里看了一辈子大门,不是什么领导,你可以叫我老董。”   “看大门的?”肖克一愣,笑容有点僵硬,自己太敏感了,原来刑天里面并非个个都是高人。   “肖克,今年二十二岁,江北人,B型血,喜欢长腿美女。呵呵,有意思。”老董啧啧有声。   “你怎么知道?”肖克大惊。   “这里是档案室,没有秘密。”老董斜了肖克一眼,不再理会他,拐个弯就不见了。   肖克苦笑了一声,自己太浮躁了,这里掌管着所有案件的卷宗,同样会留下每个工作人员的档案,连这个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难怪一个看大门的老头都轻视他。   长腿美女?刑天还有收集这些资料的癖好?肖克有些恶寒。   肖克很快地做完手中的工作,开始在宽敞的档案室溜达起来,长长的走廊尽头,一个老式的文件柜引起了他的注意,柜子独自立在角落显得有些突兀。   档案柜上的“七号”两字特别鲜艳,柜子上面布满了灰尘,肖克忍不住伸手去拉柜子的门,却发现被锁住了。这里面是什么档案?肖克好奇心大起。他开始查看柜子周围,果然在柜子背面的夹缝里发现了一把小钥匙。   打开柜子,里面的文件摆放得很整齐,封面非常新,不像是陈年旧案。肖克把文件拿了出来,正想翻看。   “你在干什么?快放回去!”突然背后传来一声惊喝。   肖克吓得手一抖,几张照片从文件中滑了出来。   那是一双什么眼睛!黑色的瞳孔特别大特别深,像无底的深渊,微微斜视的目光中藏着绝望的迷茫和痛苦,完全没有死人惯有的空洞无神。躯体浮肿得厉害,泛白的脸庞上挂着一些水草类的东西,尸体显然在水中浸泡了很久。肖克和照片中的女尸对视着,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照片中的东西违背了常识,难道这就是真正的死不瞑目?   一块抹布飞了过来刚好遮住了地上的照片,这时老董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卷起地上的东西,飞快地塞进了文件柜,重新锁好,仿佛七号档案是什么不祥之物。   “年轻人,太不懂规矩,这么大的字你没看见吗!”老董愤怒地指着头顶上的红色大字对着肖克咆哮着。   肖克抬头一看,挂着“禁阅”的牌子正在上面轻轻地晃动着。这又不是什么绝密文件,无非是一些暂时不能对外公开的案件,何必大惊小怪。肖克不以为然地皱起了眉头。   “小子,你懂什么!唉,麻烦了,这事怎么和龙头交代。”老董似乎乱了方寸。   到底是一个看大门的,胆小怕事,就知道讨好上司。肖克在心里轻蔑地哼了一声。   老董把七号档案室的钥匙拿走了,临走前告诉肖克,他可以下班了,记着晚上不要到处乱跑,可能有人会找他。   肖克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三点多,就可以下班?谁晚上来找我?这个老董真是莫名其妙!人也老糊涂了。   肖克住在城郊外,租了一个单间。因惦记着白天的事,他晚上那儿也没去,一直等到十一点多也没见谁来找他,肖克在心里把老董骂了一遍。      二   城郊的夜晚很安静,秋虫唧唧催人欲睡。   “吱嘎……”像什么尖锐的东西划过厚厚的玻璃,声音在静寂的深夜显得异常刺耳,叫得正欢的虫儿全部噤声,风声从不远处的河边吹来,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在昏暗的灯光下张牙舞爪。   肖克睁开朦胧的睡眼,朝窗外望去,窗户是虚掩的,透明的玻璃外有一个黑影在晃动,“吃吃”的笑声从缝隙中传了进来。   什么人?肖克吃惊地站起来朝窗台走去,他租住的房间在二楼,四周没有立足的地方。   窗外一根横伸过来的树枝上,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肖克摇晃了一下昏沉的脑袋,屋后的小香樟树什么时候长得这么高大?他再仔细瞧去,这是一个女子的背影,长长的头发几乎垂到了小腿,若不是露出苍白的双脚,准以为是一条凭空挂着的黑布,女子的脚踝上一朵鲜艳的小花格外显眼。   “你是谁?”肖克用力敲击着玻璃,大声喊道,为了给自己壮胆。可是声音极其微弱,只在他的耳边响起,四周的景物突然消失了,天地间只剩下他和这个女子相对而立。   肖克惊恐地想往后退,身体却动弹不得。长发女子忽然转过身来,脸庞很模糊似长似短地变幻着,一双眼睛紧闭。   “你要记住我,找到我。”女子喃喃地说着,身体倒退着在慢慢地消失。   “你是谁?”肖克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似乎听到了肖克的话,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深深的瞳孔,无底的黑色和绝望。   “妈呀!”这不是白天照片里那具女尸吗!肖克恐惧地喊了一声,手脚并用转身就跑。   “砰!”地一声响,肖克挥动的手臂把桌上的水杯扫到了地上。肖克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他用力喘了口气,粗重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   窗外晨曦渐露,街道上开始有行人在走动。肖克摸了摸冰冷的脸颊,俯身拾起一地的玻璃碎片。原来昨晚趴在书桌上做了一个噩梦!   “昨晚没睡好?”老董早早就到了档案室,望着肖克神不守舍地走来,关切地问道。   “没有,睡到还行。”肖克不自然地应了声。   “年轻人说谎话也需要技巧的。昨晚你见了他,他和你讲了什么?”老董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   肖克奇怪地看了老董一眼,这老头挺神棍的,做个梦你也知道?   “她说,要记住她,找到她。”这句话已经深深地刻在肖克的心头。   “什么乱七八糟的,龙头昨晚喝高了吗?”老董听得一头雾水。   “龙头?他没来找我。”肖克这才反应过来,两人都误会了对方的意思。   “你做梦了?梦见了照片里的女子!”老董突然紧张起来,肖克点了点头。   老董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从口袋了掏出了一支烟。   “档案室不准抽烟。”肖克提醒了一句,老董好像没听到,独自陷入了沉思。   “叮铃。”这时档案室门铃响了起来,肖克连忙走过来开门。   大门一开,一股旋风闯了进来,带着沉重的压迫感。   “龙队长!”肖克恭敬地称呼道。   “就你一个人在这吗?”龙得利点头问道。   “老董也在里面。”肖克说道。   “不懂规矩,老董是你叫的吗?”龙得利瞪了肖克一眼。   “人老啰,叫什么都无所谓。小龙别为难他,这是我的意思。”老董叼着烟走了过来。   “师傅!”龙得利一年四季阴沉着的脸,立刻变得灿烂起来。   肖克站在旁边瞧得目瞪口呆,一切太出乎他的意料,这老头居然是龙头的师傅!他说是看大门的,自己还信以为真,刑天里面果然藏龙卧虎。   老董和龙得利两人在办公室嘀咕了半天,然后把肖克也叫了进去。   “肖克,让你来档案室有两个目的。一是让你跟着师傅学些有用的东西,二是磨练一下你急躁的性子。没想到,第一天上班你就闯祸了。”龙得利开门见山地说道。   “算了,小龙不要责怪他,是我一时疏忽了。但他的运气不好,偏偏碰上了,不过这也许是个破解的机会。”老董说道。   肖克一脸茫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老董丢掉了烟头,开始兴致勃勃地讲述起来。   第七号档案保存的时间不长,从发现死者尸体到现在也不过两年时间。死者是在一条小河边发现的,这条不到一米深的河流绝对淹不死人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尸体是经过上游的大江漂浮下来的。   小河边也许是抛尸现场,肖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别打岔!龙得利一边翻看着七号档案的资料,一边不满地说道。   龙头怎么可以看七号档案?肖克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他可以,你不可以。嘿嘿,听下去你就知道了。老董眨了眨眼睛鼓励道,很好,把所有的可能都考虑到了,对案件的把握才能更加准确。缠绕在尸体上的水草,只在深水里生长,你明白吗?肖克连忙点了点头。   后来经过半个月的艰苦调查,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无法确定尸源,案件陷入了僵局。接着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老董停顿了一会,语气变得沉重起来。   记得那几张照片吗?当时拍照时,大家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到有天有人说死者的眼睛不正常,像活人的眼睛。   那个人是谁?肖克急忙追问道,他和此人有同感。   可是我们仔细研究了照片,也没看出什么不同。这个人就是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察,后来他犯了忧郁症自杀了。接着第二个负责此案的警察又出了问题,他说经常梦见死者向他申冤,再后来……老董沉默了。   他也自杀了?肖克忐忑不安地问道。   不是,他出了车祸,掉入了河里淹死了。此后该案件无人接手,就暂时被封存在档案室,成了悬案。老董沉痛地说道。   我刚来这里上班,又不负责案件的侦破工作,这事与我有什么关系?肖克压制着内心的恐惧,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第一天上班,偌大的档案室,你偏偏来到了她的地方。师傅的钥匙藏得那么巧妙,你很快就发现了。而你意外地看到了照片,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你怎么解释?放心,我是唯物主义,我相信一切都是巧合。这时龙得利接过了话头。   哈哈!是的,一切都是巧合。老董随声附和道,不过既然你已经接触了这件让人头痛的案件,运用了你的所学,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你愿意吗?   肖克想起那个迫切充满渴求的呼唤,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而且刚进刑侦队就能接触到一件有趣的案件,这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吗?      三   在老董的协助下,肖克能看到所有关于此案的资料,包括死者的尸体。   冷柜里的尸体被厚厚的白霜包裹,冻成了人形冰雕。肖克找来了一壶热水,融去了尸体脚上的白霜,他满怀希望地等待奇迹出现。   别找了,不要损坏了尸体,她的脚上什么都没有。不知何时老董出现在停尸房门口。   白霜很快被融化,肖克仔细地查看了她的脚踝,真的一无所获。梦境的东西是虚幻的,怎么可能真实存在?自己太天真了,肖克苦笑一声。   别灰心,有时机会就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出现。老董拍了拍肖克的肩头安慰道。   谢谢!肖克真诚地说道。老董不放心,生怕他出什么意外,找些借口随时跟在他身边。这样反而让肖克感觉到不安,他不相信天下真有这么邪乎的事。   肖克把所有的照片摆放在桌上,他竭尽所能反复勘验了无数次,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疑点。刑天是什么地方?这里人才济济,能被刑天定性为悬案封存起来,肯定不是简单的案件。肖克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腰肢,这两天他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   肖克叹了口气,眼睛的余光落在桌上,突然灵光一闪,死者的衣服上有个图像若隐若现。肖克急忙把照片拿起来,对着不同的角度观看,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   肖克虽没经过专业的训练,不得不说他的绘画确实很棒。几张照片经过拼装,依据编织的线条规律,肖克把褪色了的地方细心地填补上,衣服上颜色很淡的图像逐渐清晰起来,最后涂上深灰色,一朵不知名的花朵跃然纸上!   肖克第一眼看去觉得这朵花有点熟悉,接着猛然一惊,和梦境里那个女子的脚踝上的那朵小红花几乎一模一样。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