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星月】鱼在月下动情(诗歌)

时间:2021-03-02 00:45 来源: 作者: 点击:

   我无从给眷顾我的这块土地一种报答   是这块土地磊落了我   可我无法释怀内心的血去渲染这块我魂牵梦绕的土地   哦土地万物生灵的母体   那血肉之躯那金刚之躯   闪烁着生灵的光芒   光时空的意志   我从光芒中穿越了另一个时空的光芒   以青春的步履奉行自己赴汤蹈火的誓言   那永不疲倦的语言被青春永驻的人怀揣   生命的力量是永恒的人类   时间的风吹拂了岁月   山巅还是那么雄壮河流还是那么奔流   在这片土地的顶端我抱着历史的删页泪流满面   那即将消失的历史让我泪水全无   我用一种救赎的语言去解读我的悲哀   我可能是风的失败者但我一直注视着被罪恶缠身的人类   或许他们是腐朽与战争的庇护者   也许我们都不是完美之人   当时光庸俗时时空就会庸俗   鹰无法冲越没有高度的天空   天堂的尊严从人类的精神价值里跌落   人类的物质论被别有用心的人用金钱捧起   或许我们的意志会被金钱和物质击碎   我在千年前就失身于了物质与金钱   一只沉默的鸟从我头颅飞过   它嘴里含着春天   撞在了都市的摩天楼上   春天的繁华开始在都市诞生   我没有勇气顾及都市的繁华   耕种的人类在日夜守望春天   当秋天被喜悦压制时   秋日灿烂得出了血   那唯美的季节装饰了沉默的天宙   只有沉默才是沉默   沉默的天宙原谅了一切   只有我的青春才是人间的奢华   古老的部族我们的祖先是尊长   千年前的那场战争卷入了海潮   犯我者必诛   虐蚀过我们家园的恶人   谁能为他们减轻罪孽   谁能为他们救赎岁月   我们的国民惊醒了   我们的时代沸腾了   也许你的愚昧就是你的无知   也许你的无知就是你的堕落   一个国家的主权始终撑握在自己国民的尊严之中   我们的尊严是国家的尊严   我们的生命是国家的生命   我们的青春是国家的青春   我们的血脉是国家的血脉   我们无时不在奉行国家的尊严   为了国家的尊严我愿粉身碎骨   万年前的沉默   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   我们用我们的智慧武装了我们的国土   谁也无法撼动我们的国基   那些吃里扒外的鸟人   那些虎视我们的恶人   都不过是死亡的另一种隐喻   我看到了会飞的马   我看到了会飞的鱼   我看到的山比天高   我看到的海比天大   我看到随季节而飞的鸟通人性   那种族的繁华怒放了人类的语言   把生和死的衣钵投向岁月   让历史垂落历史   把持地狱的人牛头马面   红色的风凝聚了血的记忆   历史与明天会再次出现在我的世界   我无从走出历史的禁地   或许我会在梦幻中自我毁灭   我无从责备自己的薄弱意志   千年前的爱情指腹为婚   孤独的时光在旋转   风是时光的极速   我无从固守的时光岁月和历史都无法隐藏   星辰上的生灵也许和我们同种同族   我不希望把杀戮引向星辰   地球上的人类总是勾心斗角   海那边的人类早已膨胀了灵魂   子弹是战争的信物   尽管我饥肠辘辘也无法吞噬子弹的欲望   当战争来临时   我们不惧怕战争同样也不惧怕死亡   人善被人欺的理念我们都懂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毛泽东早就告诫了侵略者   我们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星空是我的至爱   天空挂满了海潮   鱼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星辰的泪水   那阳光的名义覆盖了人类的灵魂   或许我们的仗义执言会警醒世界上所有无政府主义的人类   炫耀战争的人类最终会死于忧伤   古老的国度焕发着古老的文明   古老的民族拥有着古老的国度   至于战争它永远是人类的创伤   我无法给战争定论   也无法给战争立传   人之根本初心本能   我们决不能用抽象的政治概念去解读西方所谓的人权   人权是他们制造战争的启迪   人类最高尚的情操就是国家义意和民族义意   我痛恨卑躬屈膝的人   我痛恨忘祖忘根的人   我痛恨见钱眼开的人   我痛恨认贼作父的人   我痛恨崇洋媚外的人   我痛恨狼心狗肺的人   我痛恨贪生怕死的人   我痛恨笑里藏刀的人   最卑微的生命莫过于最卑微的说教   如果国家的利益我们每个人都构筑在心中   我们的尊严就是国家   我们身躯里的血脉永远是国家的血脉   如果民族的利益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筑构   我们的尊严就是民族   我会选择国家的记忆和民族的的记忆去安慰我们的祖先   我将永远崇敬国家的尊严   国家的法典和权力是基于民众的力量   如果个人的利益无端的损害民众的利益   那么我们就会用国家的法典去削夺他们的贪婪与自由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就是人类的良心      其实那些邪恶的理念最容易摧残人类的意志   相信道义的人不一定能拒绝邪恶   那些选择自杀的生灵对世界的绝望从本质上来说是他们相信邪恶   我见证了无数的死亡者   可我无法铭记他们的名字   当我记忆人类漫长的岁月和历史时能不能给我拥有明天   当我吞下灾难的时候人类的感慨会如何   我吞下的是沧桑吐出的是岁月   那些出卖时光的人始终没有走出时光的禁锢   历史在时光里倒塌时   鱼在月光下动情   我们还能固守岁月吗      人类的美德源于人类的道义   旧的法西斯主义已经死亡   新的法西斯主义已经膨胀   五千年前我就高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   我为真理而生也愿为真理而死   在我的世界里并没有施暴者   我的世界始终没有诗歌的立场   因为我们的诗人从不歌颂战争   那些在镜中自吹自擂的人类   只有虚伪才能让他们出卖自己   那些不相信真理的人类   只有欺骗和谎言才能让他们埋葬自己   那些善于伪装自己的人类   只有谎言才能让他们安慰自己   我没有超越自我   我承诺给你的语言充满了真理的思维   而那些对弱者示威的人类犯下了多少失去道义的罪孽   最终我没有回到你遗失的故乡   那些以古老植物为名分的生灵在沙漠里长出   青苔   遥远的风为沙漠守灵   沉默的人为了不说话竟然让鸟兽充当了自己的说客   视金钱为知己的人类最终把灵魂出卖给了金钱   我的呐喊不是为世道不平而是为一个时代呼唤   在种族歧视的时空里我希望人人都能吃上饱饭   在梦境中我输掉了世界   白色的牛奶和面包向我扑面而来   种族的杀戮没有血色   时代的声音惊悚了我的梦幻   自由是有理由的   我所顾及的人类勾心斗角   他们在网络中玩战争游戏   人类已在网络中呼风唤雨   太阳和星辰触手可摘   在水流里净身的人跌落在了民主的词汇中   神时常被他们吹捧   人类统治的世界动物只能哭泣   蚂蚁的王国杀戮是无辜的   人类占据的时光其它生灵无法共享   当山洪沉沦春天时   当狂风暴雨成灾难时   哭泣的是山民与鸟兽   粮食是人类的至爱   我希望饥饿消除   作为一个思考者应该是国富民强   作为一个劳动者应该是劳有所为劳有所养   对于劳苦功高的人来说也不过是自生自灭   我们所拥有的土地粮食迎风生长   世纪的风我无法藏匿   美国的新冠病毒还在疯狂的虐杀美国民众   但我无能为力   叶赛宁的诗歌我无从去追捧   海子死后多少人在酒后潸然泪下哭声哀泣   人间没有让我沉醉的酒   劳作的人向土地挥手   我站在黎明的领地向世界伸手   贫民窟的人类信仰大白于天下      放下手中的铁   武器停止了仇恨   挑起仇恨的是人类   发动战争的也是人类   放下手中的忧伤有人会支持修正主义   美国优先因为很多美国人认为他们的财富会归中国所有   寓言里的语言在网络中崩溃某些事物开始从网络上倒塌   在寓言中出走的人类无法回到世界的起点   世界的金融危机被千万人掏空了灵魂   基督教的信徒背着沉重的十字架忽悠别人和自己   人类的劳动价值给社会创造了财富   人类的思想是人类的精神本质   我愿天下人劳有所养   我祝福祖国永远昌盛   身负意志的人永是光明磊落   我和我的时代是热血沸腾   青春者的声音为时代而高歌   光明磊落的人永远是坦荡的心怀   我的墓志铭早已写下了历史的苍白   旧世界的枷锁被我们的先烈砸碎   那些烈士的墓志铭让我记忆起了   叶挺在牢狱写下的囚歌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给你自由时光生了锈   给你自由多少英烈没有看到新中国的诞生   我被革命者的诗歌铸造了灵魂   我控诉过战争的地方每天都有狂妄的语言和生灵被子弹掏空力量   我无从给予死去的人类安慰      我们时常被摄像头控制人生自由   那些喜欢赤身裸体的人也怕被人类的高科技监视自己的作为   在西方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   我们始终把一种行动贯穿于了自己的理念   那些学术领域里的领袖不是鼓吹自己就是鼓吹别人   我所看到的世界天堂与地狱共享   敞开了自由的门民主被西方的政治过客践踏   一旦我们的自由失去我们与光明的距离就会遥远   把春天的门打开阳光会尽染秋天   把秋天的门打开丰盈会怒放冬天   总有一部分人会在虚伪的空间里男盗女娼   时代赋予的人类血脉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   这是力量的血脉这是光明的血脉   那些在道义上背井离乡的人将会被自由囚禁   最终死于自由的放逐      其实我们的欲念是思想与欲求的合谋   一部分从虚伪中虚脱了死亡的人延伸了虚伪   在政治上脱落了世俗的人   历史会削弱他们延伸的世界   我难以接近历史的宣言   地球的西半球民主在呻吟   他们狗眼看人低但酒量大   纽约股市里狂笑的声音让人惊悚   网络是无法无天的色彩暴力   人类的性欲冲动是一种公元前的返祖现象   我无法记忆起公元前世纪的模样   那时我无知   当公元流落到如今时   现在我沧老   力不从心是我的脆弱   无能为力也是我的脆弱   当耶稣被门徒告密处死时他表面镇定内心畏惧   民主也不过是人类的一个麻木词汇   它往往让人误入歧途   不是所有的民主词汇都怜悯弱者   我讨厌西方的政治说客   他们披着民主的外衣用虚伪的语言掠夺他人的利益   我所顾及的世界种族消除了杀戮   只有政治家和诗人自恃清高   穷人和富人在同一个界限受宠   资产阶级的台阶被自由者占据   当他们需要民主的时候西方的政治说客会把他们的民主运动说成是一种慈善的事业   其实那些西方政客笑里藏刀   不是所有的国家都会制造一种子弹的   子弹所到之处都会被人标榜和吹嘘   所有关爱生命的人都是平等的   我始终相信国家的力量   我始终相信民族的力量   正因为有国家的力量才能有民族的力量   所有奉行天下者的变革最初都是平等的   我奉行天下为公   我坚信以人为本   信仰改变人的信仰   德国人修建了柏林墙最终又摧毁了柏林墙   人类为人类制造了牢狱   有关自由和生活的变论是等级的差异   自由的言辞我不信仰   我的语言藏有黄金的意念   老虎在转动我们的视野   它的本性隐没在了苍穹的黎明和远古的黄昏   每一次呐喊都抖动着时间的脉搏   每一次呼吸都吹拂着种族的色彩   我该救赎我自己了   不能再失去自我   我该奉献自身的青春了   不能让青春失去自我   世界上人类第一次受核弹伤害的是日本人   发动侵略战争的也是日本人   认贼作父的也是日本人   欺善怕恶的更是日本人   战争是漫长的人为因素   我们与无数次灾难相遇   史学家记载的历史比历史本身更悲壮   鱼在月光下动情   人类本质的膨胀往往制造了灾难      人类的每一次膨胀都是一种灾难的启迪   战争是人类的罪恶   罪恶是岁月的杀戮   任何死亡的物种都应该对诞生充满敬畏   死亡是罪孽的解脱   人类是世界的创世之神   他们的欲望比天宙更辽阔   缀满了岁月的土地上住满了无数的人类和飞禽走兽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