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八一】暴雨(外二首)

时间:2021-10-09 02:23 来源: 作者: 点击:

   ◎暴雨      太阳在暗处   散弹般抛洒乌云   天空呈爆炸之态      闪电加速天空的分裂   巨石一样互相碾压、碰撞的积雨云   在阴阳对抗中灰飞烟灭   列国的骏马一路厮杀   之乎者也之流暗地里叫苦      轰,轰隆隆,轰隆隆隆   水军前赴后继光荣赴死   地面溃不成军的流水纵横交错   令夜行涉水的人摇曳多姿      城市用钢筋铁骨接受暴雨的洗礼   黎明时刻   远山分娩一枚铮亮的红日   山河起伏如血之初潮   人间正道   逼近沧桑      ◎暴雪      取一壶酒来   店家!      舍外北风紧   雪花硕   夜黑   狗吠      再切一盘牛肉   不必去筋   加大葱   撒小茴   冷热不拘   另附热汤一碗   这狗煞的天气   有仇!      今夜有匪   有盗   有官家的追兵   有逃跑的大虫踢飞雪   有狡猾的兔子筛雪   有劳苦的人煮雪      刀已出鞘   断不可收回   从微醺至大醉   排出几颗碎银   店家!请拿去   这最后的盘缠      杀啊!   血色飞奔   如野马   那落草的英雄在我今夜如雪的白纸上   狼奔豕突   横竖不醒      这些躺平的字   逃兵般溃败   越写   雪越深   连可埋之物都没有      越写   夜越空   这可是初夏之夜啊   写着写着   我咋惊出一身   暴雪      ◎木耳      1.   朽木长出新鲜的耳朵   它们收听春天的雨水   兼听后山的北风      它们还窃听了农妇的叹息   夜里耗子偷食的爪声   木耳们也听见了      只有朽木老实   它长出这么多的耳朵   都被吃了      2.   在餐桌上   没有人担心木耳的偷听   其实木耳都听到了   那些酒语和牛皮   随木耳被嚼碎   埋进胃的墓室      有人喊胃痛   那是木耳在呐喊      3.   干木耳在冷水中渐次打开   它们听到水龙头的哗啦啦   以为一场春雨又来了      一一醒过来的   是木头丢失的听觉      有些话不只是人说不出口   连木头都听不进去      我赶紧捂紧自己的耳朵   生怕随身携带的两朵木耳   管不住木讷的嘴巴      4.   近些年有些胆怯木耳   怀疑这是高级的窃听器   受惊吓太多连植物都具猛兽的气息      可我偏喜欢木耳   开汤,凉拌,清炖   都是上等的美味      我每每在舌头上倒腾木耳   有一种哑巴和聋子接头的感觉   我和植物默默的情报交换   没有出卖也没有掩护   不过人间两类不同事物的   暗自沟通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文学文学常识诗文鉴赏学术争鸣古典文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5-2018中古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7120号-6